湖北曾氏宗亲网. 宗亲联谊会欢迎您的关注,提出您宝贵的建议,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湖南石堰曾氏开基祖三代史料

来源:石堰曾氏族谱作者:石堰曾氏八支祠修谱委员会网址:http://www.hubeizengshi.com/浏览数:165 

泰谕公生三子:延襁、延福、延寿。二房延福公字唯彦,由黄杨徙窝山,配文氏,生子六:文官、文宣、文宁、文宫、文宓、文宾;继配朱氏,生子二:文昭、文宱。福公葬古塘、文氏婆葬倚溪桥,朱氏婆葬实竹园。文昭公居窝山,配刘氏,生子仲仕、仲侃,刘氏婆葬窝山。昭公后徙武冈州高沙市石堰,配吴氏,生子才富;富公配刘氏,生子六:宗杰、宗良、宗芳、宗政、宗凯、宗能;继配邓氏,生子二:宗瑞、宗渊。派衍八房,称为石堰曾氏。昭公立业之初,筑室于蓼水南岸石堰村,此地土地肥沃,林丰草茂,适于耕作。至富公发家隆兴,析产予八房,子孙发达,称为望族。昭公殁后葬于宅后山岗,全山为陵,历受诰封,后称昭公山,堪为我地规模最大之古墓,至今岿然犹存者也。每届清明,四方子孙趋前祭者相率于途。

(一)文、才、宗三代墓地(参见上册彩图)。

(二)世祖遗业记(原刊于九修谱,系据八修谱所录)

 文昭公播迁武冈为吾族开基始祖。公善鉴阴阳,精于地理,择地于石堰唐朝庙之后建宅定居(即今昭公山之前方河岸处)。世祖才富公生财有道,起家钜万,派衍八房,遂兴大业。世祖尝造大宅院,五房凯公居右,六房瑞公居左,大房杰公、三房芳公、四房政公、七房能公、八房渊公居中。至乾隆六十年犹存数栋房舍,而基宅塘界井然可见。世祖广置田园,连阡越陌,分倒仔塘予大房,分上黄泥塘予四房,分杨柳塘予五房,分下黄泥塘予六房,分塘予七房,分罗塘予三八两房,以是八房繁衍生息,弥炽弥昌。

(三)刘氏婆墓复修记

  我石堰曾氏二世祖才富公妣刘氏婆墓,在今隆回县沙子坪乡石蒜村。婆原出此地名门,因归宁身殁,以此山独葬之。此地群山逶迤,资水奔腾,至墓地山势蓦横,扼江横空;水流陡转,掉头东注,雄秀壮阔,蔚歧伟观,俗称为“龙转头”。坟山名狮子山,危岸千仞,潭深莫测。墓正前方有二岭播天,中夹一亭,全为巨石砌成,曰“珠生亭”,苍苔古朴,与墓遥遥相对,故此地得名为“狮子望楼台”,诚胜境也。自明代以来,围墹立碑,增益田庄,连年清明挂扫,专设佃户守护。“文革”浩劫,惨遭破坏,后人莫不痛心也。先,大房江亭与三房昭明二先生省墓归来,具告情状。一九八八年三月十二日昭明先生等三十余人会商于传国先生处,同议恢复之计,群情激切,集思广益。当即推举会谈代表,摊派修复经费,确定起身日期,分头进行准备。七日之内,款项捐齐,且预先与当地宗亲联络妥当。是月二十日,十五名代表果然如期集合,次日迳赴隆回,受到繁炳、繁火、繁聪、繁实等宗亲热情接待。征尘未洗,人人以拜谒婆墓为急,十里山路,泥泞难行,寒雨扑面,汗透重衣。及登山顶婆墓,人皆喘吁,忍睹墓毁碑佚,衰草离离,四周墹植,辟为茶园,众人跪拜如仪,不胜悲怆,复于茫茫黑夜,摸索回程。是夜,一则请当地宗亲与乡、村联系,确定洽谈时间地点,以定行止;二则商议方略。此前,彼处乃洞口与隆回交界地区,因坟山纠纷斗殴多起,每酿惨痛。风闻此次曾姓挟数千之众,一泄祖坟被毁之愤。彼县区视之甚严,乡村惶惑不安,以致层层布防,严阵以待。我方审时度势,决计谨慎处之,亲和成之。翌日得乡村答复,定于当日下午会谈,地点为婆墓之庄屋也。我方迅即安排,一面办理酒食,预为招待,一面确证墓址,以便修复。刘姓佃户之老妇犹健在,年逾八旬,强记善谈,娓娓道往事,与其子陪余登山辨寻,围观者百十。正指点恍惚间,一黄犬突入人群,伏于一黄茅丛下,晏然不动。村民无识其为何家所畜者。幼童以土石掷之不鸣,去之复返者三。余等至前细察,见黄茅丛下,有石累然,识者谓此乃墓后之石墹也。语方毕,黄犬转眼逸去,不知何向矣!众人悟得指引,刨土未及数寸,有碎瓷片历历在目,乃昔时裹墓之故物也。信夫,祖宗之灵果如斯也!众皆感泣罗拜,围观者尽唏嘘。是日,余等持甥觐母舅之礼,宴请乡村宾客八桌,备极礼敬,初获欢洽。是夜正式会谈。乡村方面邀一律师参加,足见慎重。然未明我方来意,开始有所阻难,我二人预先发言,备叙世代情谊,恳陈修冢诚意,且出示谱图所载,详明可信;又所来代表多为老弱,岂有他图?然后,传国先生与该律师反复驳难,辩至深夜,且出示预先所拟协议草案,情允理合,彼方忻然接受,待誊正签字,已雄鸡二唱,鼾声四起矣!夜寒如水,余等激动不能成眠,相与倚坐待旦。晨起大雨倾盆,众人持畚执镢,奋不顾身,修复婆墓及其左下排侍婢之墓,衣裳皆湿矣!复于田垅寻得民国二十四年所立之墓碑尚完好未损,众人喜不自胜,只以巨碑沉重,佣工植复。是日两相欢悦,奏凯而还。后五日清明,我武岗、绥宁、邵阳与高沙、山门等地族人代表二百余人前往刘婆墓地祭奠挂扫,表敬尽哀,秩序井然。传国先生特制一联曰

六百岁冬烝秋尝,香火不替;想当年,瞩目楼台,熠熠隋珠吐狮口;

一十载风悲月冷,幽明何堪?看此日,昂首霄汉,渊渊震霆护龙头!

  庶几道出吾辈胸中情愫耳。盖斯役也,为四十年来吾族行谊之初,启全族之共识,增石堰之荣光,岂不懋欤!值兹九修家乘,爰为之记。

                             裔孙        卧涛、斌生拜撰

附:代表名单:(大房)曾卧涛、联芳;(三房)昭明、斌生、传才、纪发、广洋、昭清;(五房)兴煌、传松、传国、纪银、(六房)毓卓;(武崗朱溪)曾凡龙。

【附】协议书

  石蒜村全体村干部与石堰曾姓代表为促进安定团结,缅怀先辈恩泽,就修缮龙转头石堰曾姓二世祖妣刘氏婆坟墓一事,达成如下协议:

一、刘氏婆墓自明代立碑以来,子孙祭扫,至“文革”部分被毁,曾姓秉着追思先辈情谊,确保安定团结,杜绝宗派纠纷而予以修缮。

二、刘氏婆之墓地现划定长宽均五米(包括坟堆),墓地前后之二米内不得种植高杆林。

三、刘氏婆之墓地任何人不得侵占破坏,更不得扩占或参葬。如曾姓意欲修造拜台,就可能损坏的农作物事先与石蒜村磋商,酌情补偿。

四、刘氏婆墓地所占范围内损坏之茶树,曾姓予以赔产费计币叁佰元整,当时交清,并无拖欠短少。此后不得追索任何费用。

五、曾姓扫挂,不能损坏农作物。

六、本协议一式四份,双方各执两份,作为凭证。

(四)宗能公墓复修记

富公第七子曰宗能,配傅氏,生殁未详,俱葬八房头犁壁穴。其后裔因迁外地等原因,以致当地人丁甚少,旧时宗祠逐年特予补助,奖励繁衍。岁久祖墓失修,至一九五零年代竟被开荒,二零一零年仲秋,董事会决定将开基三代祖墓地逐一拍照刊谱,唯能公墓地无从辨认。八公同荣,岂能缺一?决计遍求细觅,幸八房纪炎、纪美、明烈与六房文梓等族贤不畏艰难,几经访寻查看,终于勘得能公夫妻合葬之墓地,并掘出残碑证实,复与畲主商妥,重新堆坟立碑,当月告竣,墓地一新。噫!能公必当与众兄弟相慰于九泉之下,永享馨香之祝也!

四 班 次

(一)班次概述

班次又称班辈,字辈、派语等。家族中同辈之人为了体现宗族关系,通常在取名时需有一个共同用字,由不同辈分的用字组合排列而成家族中用以标明世系次第的班次,具有分尊卑,别长幼的功能,以利于世系的有序衍传。据考,班次起源于汉代,确认在北宋之初,至明代而普遍推行。自明朝廷赐孔府五十八代之后班次派语之字,天下风行,各个姓氏均有自己的班次。山东曲阜孔府在明朝时,五十六代为“希”字辈,五十七代为“言”字辈,后由皇上赐八个班次字,形成了第一个十代班次字:“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清代为避皇帝名讳,“弘”改“宏”,“胤”改“衍”;其后朝廷复赐“兴、毓、传、纪、广、昭、宪、庆、繁、祥、”十字;清代朝廷又赐“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十字;民国初,七十六代衍圣公孔令贻咨请北洋政府核准,又制定二十字的班次字:“建、道、敦、安、定、懋、修、肇、彝、常、蔚、汶、焕、锦、瑞、永、锡、世、绪、昌”。以上五十个班次字有如下特点:①均为吉祥之字;②均由朝廷和政府所颁布;③全族之人均按字辈命名,否则不准入谱;④孔氏班次为孔、孟、颜、曾四姓共同奉用,这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均属唯一。

(二)石堰曾氏十修谱关于班次的规定

石堰曾氏班次在历史上曾经有过争议,清嘉庆年间家模公等先辈为修谱与申办优免之事,对此做了深入的考证,明确提出我房的世系并答复宁乡宗人。此后石堰房均按此世系修谱,延续至一九九三年九修谱时,有族人以他房的族谱资料为参照提出质疑。嗣后又经历十余年,至此届修谱,适逢新化泰谕公裔编修通谱,与我房经常沟通,也提出班次问题。编委会以极其慎重的态度,经过认真考据和勘对,并经八大房族长集体讨论,对石堰曾氏班次做出最后结论,特刊印于谱,自今而后,望族人遵守勿替。

1 泰谕公自江西迁新化之后凡三世即泰谕——延福——文昭。

2 文昭公自新化迁武冈石堰之后,按嘉庆谱所载班次原定为:

泰延文才宗 景思敬汝廷 朝国正天心 顺家和如一 孔光昌荣耀 孝道启高贤 万世兴良善 学修永日新

3 后与新化族人联谱,全国曾氏班次统一,从和字班之后改为:

兴毓传纪广 昭宪庆繁祥 令德维垂佑 钦孝念显扬 建道敦安定 懋修肇彝常 蔚汶焕锦瑞 永锡世绪昌

我石堰曾氏从曾子的六十八代即文昭公的第十七代开始用“兴”字辈,依次如上所示。(此处有问题)

4 上述班次以三十年一代计算,尚可使用九百余年,后人修谱,定当呈请政府正式颁布班次,做为中华孔、孟、颜、曾四姓之用,继继绳绳,繁荣昌盛。

(三)班次字(原刊八修谱)

 旧谱云,唐宋时,兄弟取名,恒同一字,至明太祖始定班次字,别五服尊卑,不致重名,后人广其法以编谱,一本之世次,问名可知,是办法之善者。世上相沿己久,则同宗自宜合一。吾族太谕公迁新化,分三房,我石堰派福公房也,郡同地近而班次不符,是以更定,自和字以下遵从新化福公房谱,以昭同派之谊,此吾族嘉庆二年修谱所定之班次也,谨按圣贤后裔钦赐,有宏、闻、贞、尚、衍等十五字,孔氏六十一派起宏字,吾族六十三派用之。兹特录载,而嘉庆谱所定班次,则亦附录于后:

宏闻贞尚衍兴毓传纪广  昭宪庆繁祥  钦赐又十字: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

嘉庆谱班次字:

太延文才宗 景思敬汝廷 朝国正天心 顺家和如一 孔光昌荣耀 孝道启高贤 万世兴良善 学修永日新

(四)全国通用班次(原刊九修谱)

 我曾氏繁衍到开派祖曾参的六十多代时,亦即清朝康熙年间,开始有了孔、孟、颜、曾四大圣人后裔共用的全国通用班次字,依次排列为:

公言希彦承 宏闻贞尚衍 兴毓传纪广 昭宪庆繁祥  令德维垂佑 钦绍念显扬 建道敦安定 懋修肇彝常  蔚汶焕锦瑞 永锡世绪昌

 上述四姓共用的全国通用班次字,孔姓是从孔子的第六十一代起使用宏字,曾姓是从曾子的第六十三代起使用宏字。我石堰派曾氏则是从曾子的六十八代,亦即石堰派开基祖文昭公的第十七代起,使用兴字。在使用全国通用班次字之前,逐代使用过文、才、宗、景、思、敬、汝、廷、朝、国、正、天、心、顺、家、和等十六个班次字为我石堰派曾氏单独确定和使用,不是全国通用班次字,只有从“兴”字开始的班次字,才是全国通用班次字号。今后我石堰曾氏使用班次,以全国通用班次字为宜。望后人遵之。

(五)答宁乡宗人衍咏书   曾家模  嘉庆十一年(一八零六)

 接阅华翰,得知优免事妥(此据来书而言,乃是诳语),广朝廷贵德尊贤之典,光宗圣,利后嗣,功良伟矣。又承虑及敝房谱牒恐有遗祖,仰见宗先生敬慎其事,委曲周详,匪寻常所能及也。但往岁敝房修谱,模等亦不敢草率。尝闻伪冒乱宗,干犯律礼,贪贿滥收,冥报历历不爽,是以矢慎矢公,非种必锄。武冈曾姓,星罗棋布,无确据者不敢合谱。即的实姓曾,非昭公派下亦不忍斩彼先代之嗣,使其祖于骨朽之余为吾派子孙。另列附编,俾尔不失其所亲。至若我文昭公尤加谨慎。世传昭公因以母朱氏婆附葬泰谕公坟右,是以播迁武冈石堰。嘉庆元年模往新化省墓绘图,登泰谕公坟山,附葬惟朱氏婆一塚,墓碑朗然,遍查各房旧谱俱在,文昭名下注,徙武冈。则石堰派自文昭公始迁而非其子其孙,明确而无讹矣。昭公迁徙以后,历代各处坟山墓碑及康熙旧谱历历相符。则昭公以后无遗祖,抑又明确而无疑矣。惟下庄曾氏一谱,昭公名下列有两代,盖昭公未迁时生有子孙,今虽无传,亦非凭空杜撰。但所修之年,远在各房旧谱之后,而我昭公派下并无迁徙字样,则其谱未足为据。唯是新化宗人比较世次不等,恐迁徙后或有错误,归会族众,啟视旧谱昭公以下所录生年,皆明初国号,搜寻遗迹,於昭公坟山傍灵官殿起出卧碑,乃明代嘉靖五年因窃葬鸣官封禁文昭才富二公坟山之文,碑内人名,则昭富二公之曾元孙也。以子葬父,以孙葬祖,其曾元立碑封禁,豈有错误?且昭公墓碑原系才富所立,豫章旧谱明载。文昭徙武冈生子才富,则昭公以后并无遗祖,抑又明确无疑。而以此上推前代,则泰谕公迁徙之时亦可得其定论矣。考新化各房旧谱有谓宋祥符者,有谓宋末时者。按祥符时,新化尚未开辟,固失之诬。有谓宋熙宁时,公佐章惇经略梅山,遂家于月塘者。有谓本之福公手抄,详载前八代生殁年月者,虽似凿凿可据,然其谱皆顺治康熙年间远孙所修,并无前代确据。是以所记参差不一。今证以嘉靖时曾元碑文,则泰谕非熙宁时人,其谱多有载熙宁者,盖以讹传讹。而福公手抄则附会熙宁迁徙之说而为之者也。按绍兴至康熙时近六百年,世上几曾见有六百年笔迹?且云延福往太()和祀祖,考我据公徙庐陵睦陂,其地在今永丰。泰谕由睦陂徙新化,何以往太和祀祖?且福公手抄何以彼家独有,又何以藏之六百年?谱经屡修之后始出刊载,又概无葬地,豈福公详于祖妣生殁年月而反略于骸骨所在耶!手抄之诬,显然可见,合所阅之谱而考定之,惟载南宋时者,与卧碑相符,差为得其实也。谨按理宗度宗恭宗时,元兵屡陷湖广诸州,及至德祐二年诸州始降,史载宝庆通判曾如骥死节,其时人民寥落,远方徙居者插标管业,今湖广衰微之户,则熙宁所迁,生齿不繁,亦三十世,若兴发族姓皆德祐以后所迁,故世数大率相等,或不及二十世,或二十余世。泰谕派下与他族无异,今以碑文推之,泰谕当是生于宋末,以史鉴考之,合他族证之,其迁徙必在德祐降元之后。自宋德祐至明嘉靖,计年二百四十有六,自泰谕至刊碑人敬宽凡八世,年世相校,恰与三十年为一世相符,则自泰谕文昭以下俱无遗祖抑又明甚。因思今族间班次争数代者甚多,异姓皆然,况我昭公乃福公继室所生之第七子,则昭公之年已幼于福公之孙,及中年以后葬母迁徙始娶妻生子,则才富之年必幼于福公之曾元,至今争四五世固其宜也。若据此疑有遗祖,则敝族和字与衍字同辈。今和字辈人甚多,与宗先生年相若者,不知凡几,送来之谱可查也。谓石堰派有遗祖,则麻田派不亦有遗祖耶!且谱法断自可知者始,其不可知者阙之。况前代族谱碑文明确无疑,豈可至今日而任意添设耶!来札云云,谱内业已明辨,度公事繁冗,未暇检察,多承雅爱,只得琐凟,并付刷印嘉靖碑文,统惟垂鉴,俯听高裁,此复。

  衍咏词称山东博士,命伊修南省曾氏总谱,呈请优免,贪贿滥受,前后书帖,诞妄不经。模回书辩驳,繁不及录,惟此关系甚大,故录之。(编者按:末段文字,乃家模公所发评论,今依旧谱刊印)

(六) 答新化泰谕公裔通谱编委会书

泰谕公裔通谱编修委员会同鉴:

 贵处四月廿七日大函与所附资料收悉已久,环诵再三,感激何似!祇因冗务迟复,殊深歉疚!

 所寄《对江曾氏合修家谱》资料,敝房编辑部反复研读,认为该谱从另一个侧面来比照石堰曾氏文昭公派系的繁衍与分布,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敝房在九修谱的前后(一九九一年——二零零九年),族贤广权先生与昭荣先生考证和引用过这一类资料,上溯石堰曾氏之初修谱(康熙廿三年即公元一六八四年)迄今三百余年,前后修谱十届,班次派系具载于谱。兹综先人谱记与时人论说,以申敝房编辑部之见解如次。

1 敝房九修谱所载泰谕公之后,延福公之前有四代先人等内容,系时任顾问的一位家先生所提供的一份参考资料,并无确证,此次修谱不再采用。

2 敝房于民国三十六年所修《石堰曾氏八修族谱》载文昭公以后派系,系根据祠内收藏历届旧谱传承而来,流传有序,记载详明,兼有明代卧碑佐证,已成一完整之体系。

3 历代主持修谱与祠事之先贤,学问渊博,谱事贯通,尤以家模公为最,他勤于著述,致力族事凡四十余年,曾亲往新化等地探本究源,考订多种族谱,释疑解惑,所作《答宗人衍咏书》可见梗概。清嘉庆年间,他负责申办优免一案,将先前谱牒、碑文等呈送州、府、省衙署审查验证,经抚部院、督学院、按察司、布政司等省宪判定:“曾家模等支传一贯,迹寄都梁,宗圣后裔,派系昭然,考溯源流之有自……批饬如详,准其优免”。并勒石州署之前,并于宗祠牌楼上方刻立“奉旨优免”四字。此案在当时是震天动地的族间大事,迭经几级官府判决遂成定论,影响深远。

4 宋末元初,际于乱世,战祸频仍;元代峻法严刑,奴役汉族,覆我宗祀,禁止修谱;元明更替,兵火为灾,民命难保,遑论修谱。各姓氏在迁徙流离之中,文献散佚,为后世修谱带来极大的混乱与困难,今日各地各氏族谱之差别多由此起。

5 古代交通不便,资讯隔阻,同宗族人,虽郡同地近,罕有往来,以致难以联谱,致生差异。

6 敝房编辑部同仁其生也晚,自惭菲才,展读旧谱,时远代湮,内容浩瀚,每多望洋兴叹之感。错综复杂,皆由历史累积而成;是非曲直,实难穷源尽委。祖宗成法所定,未敢遽然改变;且族大难收,况我族外迁远徙者派衍宇内,近地族人未登谱牒者不知凡几。今日修谱,申敬祖之孝思,联族谊之亲情,是为要旨。各地宗亲踵其旧踪,并行不悖,亦合至圣先师孔子“和而不同”之至意焉!。

深荷挚爱,曷胜感佩。敝房区区之衷,拜请诸公体谅,至为企祷!

   公元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石堰曾氏十修谱主修 传国谨上

五 祠 堂

 石堰曾氏八修谱载有数篇有关宗祠的祠记、祠产、捐款和祠图,内容繁多,兹摘其要者,分别述之。

(一) 石堰曾氏总祠述要

 石堰曾氏总祠又名昭公祠,别称曾八支祠。文昭公择居唐朝庙之后立宅,其子孙建祠于宅右,在古灵官殿之左。至清初康熙十八年(一六七九)毁于吴世璠(吴三桂之孙)兵乱,数次议修未果。十一世孙八房正贵公室人罗氏持斋田心里,诚孝感应,尽将田产捐予通族兴建祠堂,且愿葬祠侧。后果如其愿,夫妇合葬八支祠前左首,至今巨冢累然者也。康熙四十七年(一七0八),十二世孙曾慎捐房屋一所,暂时妥栖先灵,即由十一世孙正开公与之义公率族人迎神主奉祀。建祠之事起初由正开公、慎公主持,历时日久。至乾隆五年(一七四0)十二世孙之绘公时年九十,捐资倡修,合族响应,其子智厚公为父代劳主持,于乾隆六年动工,次年建成主体,乾隆八年,续修曾子阁(宗圣阁),当年十一月丙申日迎奉神主祭享,称曾八支祠。此后年深日久,渐就残破。同治七年(一八六八),合族公推衍潢公主修,九月兴工,高广皆倍于昔,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竣工,即今日所存之规模,有旧谱所刊《宗祠新图》与《新修宗祠记略》碑记可资佐证。宗祠为三路五进布局,前有草坪,后有园林,占地一万余平方米,祠前阁楼与祠后宗圣阁互相辉映,内设石堰学校。宗祠规模之大与形制之奇堪称江南宗祠之最。自乾隆年间起,湘中南各地曾氏支派共设谱局于兹。中兴名臣曾文正公曾来拜族,清代与民国均将曾八支祠做为地标性建筑标于地图,名驰遐迩,享誉四方。从一九五零年代开始,祠堂先后做为粮库与牧场,遭到惨重破坏。一九八零年代末,族人有意恢复宗祠。一九九二年春,传国、广权、奇山、纪忠、楚回、广松、广金、广求、昭军、斌生、纪银、纪虎、广长、俊卿、传松等族贤发起,在祥永副县长、胡定位书记与社会各界的鼎力支持下成立董事会,筹办私立增光中学。六月二日,正式签约买回曾八支祠开办学校,并办妥法人登记、房产、国土等相关手续。一九九七年学校停办,改办高沙文史博物馆。历经五期工程,前后近二十年的艰苦奋斗,终将宗祠修复完整,依次申报为县级、市级、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二零一零年核准为省级民办博物馆,(邵阳市唯一的博物馆),二零一一年冬经国家文物局核准,并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附记】八支祠前左方有合冢,葬正贵公夫妇。据八修谱记载,正贵公字楚荣,配罗氏,因无嗣,夫妇皈依佛门,改名远辉,又名牧山公,罗氏名素任,德性孝慈,幡然悟曰:“我无传于后,可继于前,愿以所置田塘山场庵庐概付之通族,庶得侧魂祖祠左右,与共千古。”遂尽捐家产为通族祠堂基业。后清静以终世,夫妇俱葬祠前左塔下。九修谱成,复立碑勒铭,以志盛德云。

(二)新修宗祠纪略(录自八修谱)

 我族之有宗祠也,乾隆七年壬戌,族先辈之绘公倡众创成,规模制度均极严谨,后人岂敢议前人哉!但历年既久,栋宇墙垣渐就颓败,虽叠经补葺,终虞倾圮,族人故欲新之,然以监于道光癸卯修族,适遭沙市之变,不果。同治戊辰,四境无事,三房东润、潢及门也,偕茂才光奎以重修来商,潢曰:“美举也。但功钜费繁,才力不如先辈,恐非易易。”东润曰:“族人久有此意,咸愿得先生而主之,尚其勿辞。”乃以是年夏,合商于祠,族众果唯唯称善,遂经始于九月之吉日,正中为寝堂,祀始祖以下神主,前礼堂,又前大门,左守约斋,为子弟肄业之所,比连为仓库;又左为佃屋,右笃亲堂,为族人聚谈之所,比连为庖湢。寝堂后为阁,祀宗圣公祖暨夫人公羊婆神主。阁左为孝义宦绅祠,阁右为懿贞节烈祠,周绕以墙,墙前东角门曰“鷺振”,西角门曰“骏奔”,高广皆倍于旧。越辛未,而土木黝垩之事竣,其经费则取之丁口,抽之钱粮,不足则首事充之,祭金挪之,不足则派诸历代木椟,捐诸各房公款,而祠中先年蓄积,近年田租,复有以弥缝其缺,合计得绵钱壹万一千串有奇,而公私山之树不与焉。夫功钜矣,费繁矣,而告成若是之速何哉?盖其时,督修则有朝议大夫家光、从九衍泰、监生万源、庠生金鉴、庠生树春、例贡焕尧等之公正无私;协修则有监生绍日,从九家仁、家棋、监生和喜、全福、和传、和凤、监生兴元、从九兴鹗、从九兴松、如珍、如富、兴全、从九毓芸、监生光斗、从九毓芷、监生毓华、必达等之和衷共济;监修则有从九衍兰、衍传、从九兴周、庠生光奎等之考核严明;催收钱谷则有家礼、和勋、兴栋、建高、兴庭等等不辞跋涉;采办木料则有从九和癸、南楚等之不惮险远;簿书出入,数年如一日者,则有庠生东润。潢不敏,亦得以迈年勉从诸君后,虽才力弗如先辈,而能一德一心,无间寒暑。故突忽四载,栋宇墙垣焕然一新,而规模制度,犹是先辈之严整也。后人岂敢议前人哉!忆壬戌、癸亥间,潢从州人士重修文庙,值发逆逼境,今尚心悸。而我祠自兴工以来,时和岁泰,族人得踊跃输将以至于此,虽曰人事,抑亦祖灵有以默相之也夫,噫!潢今且七十矣,犹日与诸族长经营祠事,无敢或懈,所愿后之人继继承承,以时修理,春秋祭祀,罔有怨恫则善矣!

 同治十二年癸酉秋九月之吉   恩进士候选教谕十六世嗣孙衍潢星槎谨撰

(三)分祠述要

1 曾六支祠

 二世祖才富公妣刘氏婆生子六,宗杰、宗良、宗芳、宗政、宗凯、宗能。子孙蕃盛,至清同治二年(一八六三),族人在高沙市茅铺垅购旧院宅为祠,曰刘婆祠,后称六支祠。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复修扩建,因时局动荡,迁延至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方才竣工。主事者为绍裘、广森、昭麟、文权、雨轩、修斋、子骧、元甫、道宣、纯臣、道哉、兴富、晴皋、炳堂、传棠、传荣等族长,共耗银洋壹万余元,铜元四万四千余串,食谷五千三百余斤,历时七年,大体完成。其间,因战乱停工,材料散失,至四五年抗战胜利,无力修筑围墙,后续筹资金得以竣工。原祠之左首为尊德学校,广收各姓子弟就读,师良教严,美誉远播。一九四九年后改为柳林小学、高沙镇二校。一九八四年,宗祠被拆毁一空,三副石刻门联及诸多料石,被农蔬村运至石家坳兴办砖瓦厂充作建材。传国先生途经见之,不胜感慨,即商请于传林先生(时任高沙镇镇长),立即邀同族人,将石刻门联等运回六支祠旧址高沙镇柳林小学保存。一九八六年,镇二校复修,工匠将此石刻或作阶石,或埋室内。传国先生虑其堙没,多次与学校方面商洽,幸得罗崇德校长允诺,于一九九四年八月暑假期间,传国与奇山先生率工,于泥淖幽室之中将巨型石刻一一寻求掘出,运归八支祠,并为二校复砌石阶,补修墙屋。时值酷暑,施工艰难周折,岂胜言哉!后于寝堂右侧新建碑廊一所,此珍贵石刻,虽历劫难,终归完壁,俾先哲手泽供后人瞻仰而兴孝思云。旧谱存有祠图、《六支新置祠堂记》等文献可资考证。

2 曾双荣祠

二世祖妣邓氏婆生宗瑞、宗渊二公,双桂荣昌,初修寝庙一栋于邓婆墓后,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议修专祠,众人响应,是年二月兴工,以历年公田积储之巨款与公山良材大木为用,次年建成寝堂与左仓楼、右厅堂等。一九二五年因时局动荡,天灾歉收而停工。一九二六年建成牌楼,随后祠堂告竣。共用费三万余元(银圆),均取自邓婆会与二公之积余,不抽族众人力,不按人丁及田亩摊派,用费省而工期速,且建筑华美,堪与六支祠相嫓美。附设“双荣小学”,培植学子。主其事者有翼经、衍良、省身、兴家、首元、楚鑫、光照、兴权、云程、毓昇、晴轩、毓煌、传照、墨耘、毓南、兴友、毓炳、毓岸等族贤。一九五零年,祠堂为粮站与村民所占有,后被拆毁殆尽,残存牌楼摇摇欲坠。一九九七年春,原县长广权先生重病卧床,犹深忧牌楼坍塌。传国先生特将祠堂照相,并将照片送广权先生观之,且慰之曰,定将牌楼石刻收归八支祠保存。是年冬,广权先生辞世,一九九八年传国、纪银等于六房头寻得双荣祠修建碑刻,并收归八支祠。碑为翼经先生撰文,克恕先生书丹,书作魏体,殊为吾地所仅见,亦为我族分祠仅存之修祠碑记。一九九九年春末,狂风将牌楼吹倒,董事会联络组长昭军先生与四房主任昭宏先生前来相告,经与当地协商,并得村支书广炉先生、村长昭信先生之助,传国与奇山先生率工匠数人奋战三日将牌楼石刻吊装搬运,分十四车运归八支祠,复按原来样式重建于祠左“守约斋”内。瞻望牌楼,尚想先人恩德;摩挲文物,恒念群贤辛劳。是为记。

3 大房景安景灏二公祠

祠在黄桥镇尧王村,创建年月未详,今不存。八修刊有祠图与祠记。景安公后裔亦修安公祠,旧谱未刊。

4 月塘家庙

大房景泰公房朝雄公派自明代由石堰迁湘乡月塘,族人于清代复修家庙,(原谱记未列年代,仅提及己酉岁,依上下文考查,当为乾隆五十四年——一七八九年,或道光二十九年——一八四九年),其现状不明,旧谱无图,刊有家庙叙。

5 三房松柏二公徙上湘宗祠

祠在今测水秀才冲,八修谱刊有祠图,无祠记。

6 思武公祠

武公为三房昌公之长子,后裔于渃溪古刹之西建公屋置祀产,敬奉先灵,其后屋宇颓废,族人于宣统元年(一九零九)兴工改建,次年竣工,将公屋改为武公祠。八修谱有祠记、祠图,祠毁于上世纪五十年代。

7 思聪公祠

 五世祖思聪公自石堰迁花园,丁蕃业盛,其后,族裔建柯公祠于旺子口,年久失修,时虞倾圮。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公裔会商另择新址于岩背建思聪公祠,推举南轩、南薰二先生担任正副主修,次年春兴工,民国十七年因匪乱辍工,民国十九年南轩、南薰相继去世,民国二十一年由道斋先生等主持复工,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竣工,耗资八百八十万余元(当时货币),全部取自公储及公山树木,不向私人筹款摊派。祠堂三进五间,依次为牌楼、礼堂、寝室,左厢为仓库,右厢为“咏春学校”。牌楼建筑风格为古典与西洋相结合,甚为华美,牌楼正上方竖匾“武城第”,横匾“曾氏宗祠”,左门上方塑“归厚”匾,右门上方塑“来雍”匾并“咏春学校”校名。民国三十六年八修谱告成,毓赞先生受嘱撰写《建修祠堂记》备述建祠始末,与《三房思聪公祠堂图》同刊于谱。一九五零年后,祠堂先后被粮库与村民占用,久之全部拆毁。一九九八年春,董事会经过实地考察,决计将该祠散落于各处的石刻收集八支祠保存,是年秋,传国、奇山、纪忠、纪义、铁山诸位先生率工至祠堂故址,将深埋于菜地之双龙门栈与分布于田间、民宅与学校之石刻对联、双狮等全部归拢,分两日运归八支祠。其间得到当地族人传炳、传淼、纪苏、长生、纪来、纪凡、纪堂、广凡、广燕等族人协助,一九九九年于祠右“笃亲堂”内复建其牌楼,几经曲折,终得保护,先人心血,永资珍藏。

8 汝淮公祠

 三房汝淮公后裔修建淮公祠于石堰湾蓼水右岸,八修谱未刊,祠毁于上世纪下半叶。

9 柘溪汝建公祠

 六房汝建公昔徙居柘溪上游,越十世,裔孙蕃茂,民国二年(一九一三)兴工建祠,民国五年竣工。依次前为大门三间,左仓右厅,上皆有楼,藻绘焕然,规制整严。计费银圆三千有余。会议监工,不耗分文;公私林木,任由采用;节俭廉能,故以小支而成此功,众举翼经、和明、和星、兴沿、兴宏、维传、毓熊、毓庭、义远、传玺等族长为主修。嗣后,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翼经、兴炎二先生又倡修会文学校,得族人赞同,即于祠右修建校舍大楼一栋,次年春竣工,共耗银圆一千七百元,灿然美备,造福乡梓,主修者为翼经、兴炎等十六人。八修谱刊有祠图《创修祠堂记》与《会文学校序》,一九四九年后祠堂与学校逐渐拆毁,仅存祖先堂数楹。二零一一年春,支裔合议恢复,热情高涨,正在进行之中。

六 优 免

 遵照朝庭令典,圣人后裔可以免除“正供”之外的一切杂派差徭,谓之“优免”。吾族先贤家模公于嘉庆十四年冲破阻力,呈文上宪勘验,获准于省、府、州,并由宝庆府颁发告示,勒石署前。此为石堰曾氏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旧谱刊载甚详,今录州署公文于兹,以记其要。

优 免 案

湖南宝庆府正堂玛隆阿为循例优免勒石晓谕事案,据武岗州知州秦琏通详岁贡生曾家模等禀称生氏族众,原籍山东,分居楚南,实系宗圣后裔,请照孔颜氏例优免差徭采买一案,奉各宪批饬如详,准其优免在案。本府查曾家模等支传一贯,迹寄都梁,宗圣后裔派系昭然,考溯源流之有自,当其沐乎殊恩,自应照孔颜二氏之例,于正供外一律优免杂派差徭采买,俾道隆贤胄,既有别于齐民,而体恤皇仁,使无征于力役,除行武岗州知照外,合行勒石晓谕,为此示仰阖属军民人等知悉,该曾氏子孙除正供外,凡遇甲保、区首、团总、社长、运丁夫役、行铺船户、采买仓谷,一切杂派差徭,毋得任派曾氏子孙承办,以仰副圣朝崇儒重道令典,倘有仍行混派滋扰者,许该族人等指名禀究,各宜凛遵毋违,特示。

嘉庆十五年                                                   勒石署前

七 旧祠规宗规

 族规、家规是宗族内部制定并要求所有家族成员共同遵守的各种行为规范和规章制度的总称,内容繁多,有宗范、宗约、家规、家仪等名目,总之以立身处世,居家治生之原则,告戒和教诲族人,遵守奉行,以期光大门庭,弘扬族声,不致因行为失当而败坏家业,灭宗绝祀。我族八修谱曾刊有《祠规十则》、《宗规十则》,今特摘录如后。

(一) 八修谱《祠规十则》(仅录其条目,内容过繁从略)

一曰崇祀事,二曰肃规矩,三曰择管理,四曰培士子。五曰戒损伤,

六曰勤补葺,七曰立看司,八曰广储蓄,九曰谨收藏,十曰严招佃。

(二) 八修谱《宗规十则》(仅录其条目,内容过繁从略)

一敦孝弟以重人伦,二速完纳以重国课,三谨闺门以端风化,四严婚姻以防斁乱,五勤伴读以培人材,六勤耕作以重农桑,七戢凶顽以安良弱,八除赌博以崇正业,九惩盗贼以厚风俗,十禁烟馆以杜媒孽。

八 新族规祠规

(一)九修谱族规

 “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宗族之盛,不以教化,不能齐其家而治其国。族规之兴,旨在斯焉。既可匡法纪之不逮,亦可杜悖乱之蘖萌,故人伦道德之薰陶,潜移默化,以臻大器之陶成。古今名人志士,莫不出於依仁由义之门,实有赖於家规轨范,立其根本,塑其雏形,故约法八章,望族人共守而力行之。

1 热爱祖国,忠于人民,遵法守纪,勿辱家门;

2 常怀祖德,孝敬父母,兄弟友爱,夫妻和睦;

3 忠人之事,言而有信,礼让待人,秉义为心;

4 廉洁自爱,行己有耻,勤劳俭朴,养其心志;

5 培养儿女,尊师重教,学有所长,谋生有道;

6 工农士商,敬业乐群,注重科技,与日俱进;

7 崇尚公德,言行文明,公益事业,乐于助成;

8 为政清正,卫国坚贞,卓立丰功,扬我族声。

(二)十修谱祠规

 石堰曾氏列祖列宗开基弘业,建祠办学,奕代流芳,及至二十世纪中叶,仅存八支总祠,后得收复,实为万幸。族人戮力同心,历经二十年努力奋斗,五期工程建设,渐复旧观,焕发新姿;文物荟萃,荣升国保。世人皆曰来之不易,后人尤须珍爱世守。惟规模初具,文物待丰;文献资料,尚待整理;各项设施,急需添置;陈列展示,任务尤艰;凡此种种,当适时进行。斯谱编成,换届在即,积二十年之经验,求千百代之传承,特立“祠规”,分述三章,以资继起者笃守善理,大展宏图。

1 公(立碑于宗祠寝堂之左)

 曾八支祠系由石堰曾氏八大房族众于一九九二年六月二日购买收回的祖业,所有契约与房产证、国土证等政府部门所颁发的证书、文件一应俱全,记载详明,董事会就此形成决议,列入章程,众所周知。为确保宗祠公产传承有序,永续发展,兹重申如次:

(一)曾八支祠所有房产、土地、财物、用具、林木和文物等永为宗祠公产,任何人不得瓜分、侵占、出卖、租赁、抵当或外借;董事会当虑深计远,通盘规划,勤加修缮,妥加保护,以保持宗祠完整与庄严肃穆、文明典雅之特色。

(二)严格遵守国家法令,依法保护宗祠与文物的合法权益,并将这一珍贵的文化遗产加以合理利用,彰显其文化价值与历史价值。

(三)凡我石堰曾氏八大房族人及后世子孙当思创业艰难,守成不易;团结友爱,共护宗祠;如有拨弄是非,制造分裂,图谋私利,意在侵夺者,天诛地灭,全族共讨之。

公元二零零八年十月立                          石堰曾氏八大房同刊

2 机构设置  (立碑于宗祠寝堂之右)

 本祠此前所设机构行之有效,列在章程,为使族众知晓,世守勿替,兹摘要刻立如下:

(一) 实行会员代表大会制,五年一届,选举产生董事会、顾问委员会和文史博物馆管理委员会,共商宗祠事宜。董事会是本会的领导机构,主持本会工作并掌管产权;顾问委员会负责咨询与协调;文史博物馆负责贯彻文物保护政策法规,收集整理文史资料和布置展览。

(二) 董事会设正副董事长五名,其组成原则是:各房人数的代表性与房别的广泛性相协调;大房为嫡长定一名,三房约占总人数的一半定两名,二、四、五、七定一名,六、八两房定一名,五人之中推选一人为董事长,董事长为法人代表;另设正副祕书长各一人以及监察、财务等职能组;以上人选均须从八大房中产生,实行集体领导,民主决策,确保各房之间的责、权、利彼此均衡,互相制约,平等公正,不致偏失。

(三) 本会实行民主理财,会计、出纳与保管员必须由三个公房择人分任;切实做到财务公开,厉行节约,加强监督;一切开支按规章办理,杜绝浪费与营私舞弊行为。

公元二零零八年十月立              石堰曾氏八大房同刊

3 三要五事

三要:一曰孝,二曰忠,三曰和。

 宗祠为纪念先祖之场所,乃传承中华孝道之载体。自周公制礼,孔子倡孝,曾子弘孝,以成“孝经”,举世奉行,百代继承,此为民族之根,人伦之本。故自前牌楼至宗圣阁凡五进中轴建筑,皆为奉先思孝之主区域,不得改做他用,以彰显一个孝字。

 抗战期间,黄埔军校驻守于祠,培训诸多将士,挽救民族危亡;驱逐日寇,光复神州;遗教军令,光昭青史;纪念碑刻,英灵凭依。祠内所存抗战文物及祠右之烈士陵墓,乃忠魂义魄所聚结,诚中华不朽之丰碑,瞻仰凭吊,当共怀一个忠字。

高沙古镇,为各族移民聚居之地,累代经营,致成商业巨埠、文明奥区。昔时名胜星罗,古迹棋布,历经风雨,幸存无几。祠内收藏之文物,皆高沙先民勤劳与智慧之结晶,亦即高沙历史之见证,文博馆宜与各界共建共享,以达“存史、资政、育人”之目的,后人当逐步充实,臻于完善,再现高沙发展之脉络与文化之辉煌,并与各界携手,增进乡谊,共倡一个和字。

五事:一曰完整,二曰安全,三曰肃穆,四曰巩固,五曰发展。

 宗祠宅基、楼宇、三代开基祖坟莹、文物、草坪、田土、道路、林木及各种设施用具物品必当厘清造册,专职负责,依法维护权益,保持完整。

 防火防盗,至关紧要;消防设施,尽快完善;勤加维修,确保坚固;各项证件、资料、文献、薄册必须造册登记,专人保管,及时检查,以策安全。

庄严宗祠,洋溢清芬;祭祀瞻拜,必恭必诚;观摩文物,心存敬意;会议决策,以理服人;设席饮福,依礼节制;切忌喧哗嬉闹,务必保持肃穆。

 古语:“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一时热情较易,长年坚持为难;必须虑深计远,有备无患;依靠制度管人,管理必须从严;摒弃奢侈浪费,切戒生事惹非;内协族众,外和各界,以求巩固。

社会变迁,人心随之转移;然木本水源,岂能忘情。继起者宜广泛获取信息;加强与外迁族人联系,俾使寻根归宗,为日后续修族谱早做准备。不断充实族史内容,深化文化内涵,弘扬中华文化,保持宗祠本色,光大德育基地,以求永续发展。

吾辈夙兴夜寐,兢兢业业,恢弘先绪,托付至重。切望继任者与广大族众思维警醒,坚持不懈;毋为浮言所惑,毋为利害所动;抱定宗旨,世守勿替;光大发扬,垂裕千秋!

九 外徙族人综述

 自古家族聚居,繁多必分,或因拓业而外出,或因移民而远徙。我族于清初移民川黔者甚众,各房皆有,载于旧谱;山川隔阻,音讯渐稀;时久岁湮,记载或讹。民国三十六年八修谱编有《迁徙》、《流寓》并《阙考》三种谱牒,于总祠、六支祠、双荣祠各贮一部,随后尽遭毁失。一九九二年复祠以后,自九修谱至十修谱时,渐有外地族裔来信来人,寻根问祖,莫不兴感。然未知渊源与不明世系者尚在多数。外迁族人,定居当地,各自修谱立宗,故与总祠失去联络。今总祠升为国保,声名日著;讯息空前发达,交通日益便利;兹后外地族人与总祠之联系当更便捷,谨望后贤留心此事,以促进族亲之交往,蕃盛石堰之人文,是为记。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