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曾氏宗亲网. 宗亲联谊会欢迎您的关注,提出您宝贵的建议,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曾鹤龄及其《曲生辨》

浏览数:25 

知道曾鹤龄,是因为他那个偶然得状元之小段,但除过那首类似于打油诗之偶然诗外,其他文字还真没读过。上个月,曾买到一本仅200页之小册子《文致》(岳麓书社出版,明代刘士鏻选编之古文集,自汉魏六朝直至明代之作品都有选录),一直没时间翻看,到今天才得空闲大致一阅。观目录见有曾鹤龄之《曲生辨》,遂一睹为快。

  文章起始,直言太和山人,与曲生有肺腑亲,曾鹤龄,字延年,为庐陵泰和人,此太和山人应是自称,而关于曲生,则有如此介绍,生姓米氏,名醇卿,字饮和,别号醴泉。其先本姓谷氏,子孙世有淳德。及曲生父,赘于酒泉郡米氏,遂以为姓,生性温醇,人有亲之者,这心醉神恬。

  接下来文章便开始叙述太和山人为何要与曲生断绝关系,理由充分,从失一失二一口气数到失五,而曲生则据理力辨,一连串之能少我乎?太和山人逼得哑口无言,终于蹙然曰:非子言,几负吾肝膈友也。乃延之上坐,相与劝酬饮,其和而醺焉。意味深长,油然而忘,莫逆如故。

  初读一遍,尚未感觉文字之妙,只是以为两个朋友狗皮袜子没反正而已。然接着读文章后所附陆负山评批:世人皆于醒时做浊事,安得醉时有清身?若欲醉时得清身,须于醒时有清意。如此解山人曲生,山人当亦首肯矣。……”至此,方恍然大悟,曲生者,乃是酒也。

  关于《曲生辨》一文,妙就妙在写而几乎不见,全文近千字,仅有一个字,所怨所辨却处处见酒。原来,这个曾鹤龄为酒中君子,因为喝酒误事丢丑,亦欲决心戒酒,但在内心之争斗中,终于未能抵挡住曲生之诱惑,不但戒酒失败,反而将喝酒之妙处一一历数于《曲生辨》之中,或可资于后世酒徒们借鉴。

  前文说过,曾鹤龄,字延年,庐陵泰和人,其人其他相关资讯有:生于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卒于明正统六年(1441年)。为明代永乐十九年(1421年)辛丑科状元,授翰林院修撰,官至侍讲学士。著有《松坡集》、《臞叟集》。关于偶然得状元之小段,也简单叙述于下:

  明永乐辛丑会试,曾鹤龄与浙江数举子同舟,时举子们年少狂生,议论锋出。唯曾鹤龄年纪较大,为人沉默,在众中若无能者。狂生举子们遂多以书中疑义问之,曾鹤龄均逊谢不知。举子们便纷纷讥笑他很一般,中举人纯属偶然,并共呼其为曾偶然。待会试结束,曾鹤龄却一举高中状元,于是他又赋诗一首:捧领乡书谒九天,偶然趁得浙江船。世间固有偶然事,不意偶然又偶然。也算是出了一口气。

  曾鹤龄之《曲生辨》文不长,路之于下:

  太和山人,与曲生有肺腑亲。生姓米氏,名醇卿,字饮和,别号醴泉。其先本姓谷氏,子孙世有淳德。及曲生父,赘于酒泉郡米氏,遂以为姓,生性温醇,人有亲之者,这心醉神恬。一日,与山人邂逅于流觥曲水间,相见甚欢,因纳交焉。山人喜得良友,以亲腹待之。凡有不知于心者,必就生斟酌,生亦乐于山人交,随山人所好而寒暖焉。生持山人爱,时侮之。山人不与较,而待之益厚,因屡受其中伤焉。山人怒,欲绝之。生已觉,乃从容问山人曰:子欲谢我乎?山人曰:然。生曰:胡为见绝?山人曰:我平生寡言慎语,而子辄诱我多言取憎,失一;我志在服轨循楷,而子辄诱我妄动致辱。失二;我以穷经著述为业,而子故令我防废时日,失三;我肃衣冠以端此容止,而子时使我露跣潦倒,失四;我禀质孱弱,不堪逞欲纵乐,而子每引我连宵达曙,沉酣痛饮,侵以致疾,铄神消元,增其癯瘠,失五。即以五失,足以绝子。生乃笑曰:何山人之不自咎,顾为此酿祸于人耶?凡此五者,公实自取,我于君无消滴罪也。请以我之事君者言之。我常见山人幽居,寂寥茕茕。自是当此之际,举目无亲,能少我乎?山人曰:不能。又曰:我尝见山人分罹拂郁,闷结寸中。当此之际,欲破愁襟,能少我乎?山人曰:不能。又曰:我尝见山人劳情疲形,触伤筋骨。当此之际,欲和调血脉,能少我乎?山人曰:不能。又曰:我尝见山人抱疴患疾,胸腹闭塞。当此之际,欲导涤沉滞,能少我乎?山人曰:不能。又曰:不宁惟是,至于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名花弄媚,皓魄呈辉。宾朋满座,丝竹盈耳。或赴云雨之期,或际风雨之会,豪气凌霄,壮怀盖世。当此之际,欲怡情寄兴,能少我乎?山人曰:不能。生曰:山人不能少我明矣,而顾欲谢绝之,何量之不宏也!子能温尔言,醇尔行,和而容,陶于业,而鬯其神,是自免矣。何徒咎予哉?子欲谢我,是蹈独醒之遗弊也。我当谢君去,君何绝我为?山人闻其言,蹙然曰:非子言,几负吾肝膈友也。乃延之上坐,相与劝酬饮,其和而醺焉。意味深长,油然而忘,莫逆如故。

曾鹤龄(1383.4-1441.3),字延年,一字延之,号松臞、一号臞叟,泰和县澄江镇西门村状元坊曾家人,北宋农学家曾安止后裔。曾鹤龄自幼聪敏异常,小时候在家中接受启蒙教育时,便不用大人督责,自觉刻苦钻研。后来与其兄曾椿龄一起主攻《尚书》。二十岁出头,他就与曾椿龄参加明永乐三年(1405年)乡试,兄弟同科考中举人。次年本拟趁热打铁,同兄长一道进京会试,但考虑到父母年迈,身体欠佳,放心不下,便主动留下来侍候父母,放弃赴京参考的机会。其兄曾椿龄会试时,考中进士,被选为庶吉士。本来曾鹤龄打算参加下一届科考,不料曾椿龄得病不起,英年早逝。因此,上要赡养父母,下要供养兄长的遗孀、幼子和自己的妻子,一家重担全落在曾鹤龄一人身上。他不得不再次放弃应试的机会。再往后,父亲去世,守孝三年,里里外外都得由他一人操持,更分身不得。待到侄子长大成人,他已近不惑之年,但他还是辞别老母,赴京参加永乐十九年(1421年)会试,此时离他中举已经16年了。主持会试的考官是本县的杨士奇,他赏识朴实之作,看了他的卷子后十分高兴,就取在前列,而后通过殿试而大魁天下。曾鹤龄状元及第后,历官翰林院修撰、侍讲,至侍读学士、奉训大夫。参与编修《成祖实录》、《仁宗实录》、《宣宗实录》,实心任事,屡受嘉奖。正统三年(1438)戊午科乡试,他以翰林侍读学士的资格出任顺天府考场正主考。不料初试之夕贡院失火,部分考卷已被烧得残缺不全。怎么办?有关部门怕说失火烧毁考卷而受处罚,主张悄悄收拾一下,录取时对被烧试卷酌情处理。曾鹤龄则力排众议,坚持道:必更试,然后涤百弊,以昭至公,不然虽无私,亦欺朝廷矣。最后将他的意见上报朝廷,结果朝廷采纳了曾鹤龄的意见,获英宗下诏:更试。大家都佩服曾鹤龄为考生负责的精神。他是明代的文学家,供职翰林院达20年之久,在文学上颇有成就,文章之美,中外称之。他的诗歌蕴藉旷达。如《罗知洲之交趾分韵得北字》:惆怅杯酒间,踟蹰衢路侧。迩别情所难,况君运行客。行客适何许,南交已绝域。山川阻且修,匹马独登陟。丈夫四海志,万里犹咫尺。苦辛谅不辞,所思在明德。俯视川从东,仰睇星拱北。还朝会有期,侧伫听消息。这首诗虽是迎送应酬之作,却感情真挚,热情洋溢。尤其是后半首,一转惜别之情,而为热情鼓励,使人满怀信心。他的文章也很美。《四库全书总目》认为,其诗多牵率之作,命意不深,而措词结局,殆非所擅长。文侧说理明畅,次序有法,大底规模欧阳,颇近王直《抑庵集》,而着则不及。曾鹤龄为人坦荡直率,事亲至孝,持身甚谨。正统六年(1441年)三月二十日得病去世,终年59岁,英宗朱祁镇命时任礼部侍郎的王直往祭,归葬于泰和水南象山。著有《松臞集》二十八卷,存目于《四库全书》集部别集类


上一篇:  封宗圣曾子
下一篇:  中国皇帝顺序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