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曾氏宗亲网. 宗亲联谊会欢迎您的关注,提出您宝贵的建议,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曾子年表

浏览数:111 

(一)曾子年谱

第一节少年有志

1岁公元前505年,周敬王十五年,鲁定公五年。

周历十月十二日曾子生于鲁国南武城(今山东嘉祥县满硐乡阿城村)。曾点是年38岁,大龄得子,把儿子看得非常珍贵,遂以天上::十八宿之—‘“参”星命名。星有星野,遂以“子舆”为字。《史记·天官书》记:“参为白虎”,所以其家乡的南武山又名白虎山。

是年,曾点就读于孔子门下。六月,鲁国执政大夫季平子(季孙意如)去世;曾点不仅不去吊丧,反而倚在他家门上歌唱,表示其对季孙氏专权的不满。

此时,陪臣(大夫的家臣)的势力逐渐增大起来。季平子死后。其家臣阳虎(又称阳货)趁机囚禁其子季孙斯(季桓子),掌握鲁国大权。阳虎劝孔子出仕,孔子口头答应,但不去做官。退而研究《诗》、《书》、《礼》、《乐》,用来教导学生。孔子说:“不道义的富贵,对我好像浮云一样”,充分体现了他的“无道则隐”的主张,这一主张对曾子影响很大。

2岁,公元前504年,周敬王十六年,鲁定公六年。

曾子在南武城。曾点在鲁城跟随孔子学习,虽然经常回家劳动,但曾子主要靠母亲照料,母子俩过着清贫的生活。

季氏家臣阳虎擅权越来越重。他请出鲁定公与“三桓(季孙氏、叔孙氏、盂孙氏)”同盟于周社,与国人同盟于毫社,于五父衢祭告于天地,并对不守盟誓者予以惩罚。

3岁,公元前503年,周敬王十七年,鲁定公七年。

曾子随母亲在南武城,曾点在曲阜跟随孔子学习。

二月,齐将郓、阳关二地归还给鲁国,阳虎据为已有。

4岁,公元前502年,周敬王十八年,鲁定公八年。

曾子随母亲在南武城,曾点在鲁城跟随孔子学习。

曾子的母亲勤劳善良,她关心儿子胜过关心自己。曾子家并不富足,为了让曾子能够吃好,曾母就自己养鸡养猪,用以补养孩子的身体。这年春天,曾子生病,曾母始终守在床前,几天几宿不相离。这年冬季,阳虎想除掉“三桓”,谋杀季孙氏未遂,遂逃往阳关(今山东泰安市东南)发动叛乱。

孔子自认为“五十而知天命”,即掌握了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臣公山不狃派人召请孔子,孔子想去,因为子路反对,而没有去成。

5岁,公元前501年,周敬王十九年,鲁定公九年。

曾子随母亲在南武城。

六月,鲁国出兵讨伐阳虎,攻打阳关。阳虎突围逃奔齐国奔晋国,投靠赵简子。

孔子任中都(今山东汶上县西)宰(即县长),卓有政绩,治理一年,四方都效法他。

6岁,公元前500年,周敬王二十年,鲁定公十年。

曾子随母亲在南武城。曾子是个勤快的孩子,开始帮母亲干轻微的家务活。见母亲做饭顾上又顾下,就帮母亲烧火、洗刷碗筷。

孔子由中都宰升任司空(建筑大臣),又由司空升任大司寇。

夏季,齐国与鲁国讲和,鲁定公与齐景公在夹谷(今山东莱芜市南)会盟。孔子以大司寇、摄行相事身份为定公相礼(负责礼仪),孔子认为“虽有文事,必有武备”,事先作了必要的武事准备。齐国想劫持定公,孔子以礼相斥责,齐景公敬畏,遂定盟约,并将侵占的郓、灌、龟阴等地归还鲁国。

7岁,公元前499年,周敬王二十一年,鲁定公,十一年。

曾子随母亲在南武城。为了生计,曾点除了帮助孔子理政外,经常回家从事农业生产。闲暇时间就教曾子读书识字。曾子学习非常用功,父亲教给他的字,他总是不停的背、写。随父亲田间干活,见到树呀、草呀、鸟呀,虫呀,他总是问父亲怎么写。

孔子为鲁国大司寇,国家得到大治,国人都称颂他。

鲁国与郑国讲和,开始背弃晋国。

8岁,公元前498年,周敬王二十二年,鲁定公十二年。

曾子随母亲在南武城。

孔子为鲁国大司寇,子路为季氏宰(季孙氏家总管)。孔子为了削私家以强公室,向鲁定公建议“堕二都”,即拆毁越制的“三桓”都邑的城堡。先后拆毁了叔孙氏的郧邑(今山东东平县南)和季孙氏的费邑(今山东费县),再去拆毁孟孙氏的郧邑(今山东宁阳县东北)时,遭到抵制没有成功。

9岁,公元前497年,周敬王二十三年,鲁定公十三年。

曾子随母亲在南武城。在家务活,曾子已成为母亲的小帮手,曾子的读书识字也有所长进。

孔子做鲁国的大司寇,鲁国得治,齐国害怕鲁国的强大,于是选美女八十人、文马三十驷(同驾一车的四匹马)赠送给鲁定公。鲁定公、季柜子欣然接受,自此君臣懒于处理政事,多日不理朝政。孔子很失望,就离开鲁国到了卫国,开始了长达14年的周游列国的旅程。曾点因为家庭负担重,脱不开身,没有跟随孔子出国,留在了家乡南武城。

10岁,公元前496年,周敬王二十四年,鲁定公十四年。

曾子跟随父母在南武城。曾点开始把从孔子那里学来的“六艺”知识传授给儿子。

孔子在卫国,得到卫灵公的敬重却得不到重用。孔子拜见卫灵公夫人南子,想通过南子的关系得到重用,引起子路的不满。不久,灵公与夫人同车郊游,去让孔子乘坐第二辆车陪游,招摇过市,孔子感到耻辱。离开卫国而又回到鲁国。

11岁,公元前495年,周敬王二十五年,鲁定公十五年。

曾子跟随父母在南武城。

春天,邾隐公来鲁国朝见,子贡观礼。

五月鲁定公死,其子将被立为国君,这就是鲁哀公。

孔子在卫国。

12岁,公元前494年,周敬王二十六年,鲁哀公元年。

曾子跟随父母在南武城,曾子正式跟着父亲曾点读诗书,每天除完成父亲安排的学业外,总尽量多读书,常常学习到深夜。曾点对曾子要求也很严格,有时为了让儿子背诵一篇文章,就陪伴到深夜,直到曾子会背为止。曾母疼爱儿子但不溺爱,每晚都纺纱织布默默陪着读书学习的曾子。曾子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提高很快,为以后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

这年春季,吴王夫差在夫椒打败越国军队,就乘胜进入越国,越王勾践在会稽山坚守,派大夫文种求和。三月,越国和吴国议和。

孔子仍在卫国。

13岁,公元前493年,

曾子随父母在南武城。曾子不仅学习用工也喜欢劳动,开始独自到野外打柴,后来又学会了犁地、驾车。

孔子在卫国,看到卫灵公不能用他,决定离开卫国西去晋国,投奔赵筒子。走到大河边,听说赵简子杀掉了两个贤人,又返回卫国。然后又离开卫国,经过曹国去宋国。在去宋国的路上,孔子与弟子习礼于檀树之下,宋司马桓欲害孔子,把大树砍掉。孔子只好微服而行,逃到郑国,郑国也没接待他,只好又取道去陈国。

夏季,卫灵公去世。此前卫太子蒯聩与母亲南子闹矛盾出逃国君,这就是卫出公。

14岁,公元前492年,周敬王二十八年,鲁哀公三年。

曾子随父母在南武城,冬季曾子随人外出,躬耕于泰山下。遇到大雨雪,一月不能回家,他想念父母,作《梁山操》,表达对父母忧虑思念的心情。

孔子在陈国。这年秋季,鲁国季桓子病重,临死前嘱咐儿子季康子要召回孔子任国相,后来由于公之鱼的阻拦,季康子改变了主意,派使者改召孔子弟子冉求。

15岁,公元前491年,周敬王二十九年,鲁哀公四年。

曾子与父母一起在南武城,曾点为了锻炼曾子,经常让曾子外出,曾子出行在外,时刻不忘父母,他说:“外出使命没有完结前,要常为父母担忧,艰险的道路和狭窄的街巷,不要冒险前去,这样爱护自己的身体,是因为时刻不敢忘记自己的双亲。”有一次,曾子出发到郑国去,日夜兼程来到一个地方,一打听这里的地名叫“胜母里”,曾子认为这个地名对母亲不敬,便转过车来,绕道而行。曾子还说:“君子出行在外,他的父亲对他的情况是可以了解的。”又一次,曾点派曾子出外办事,过了时间还没有回来,人们见了曾点都担心他说:  “会不会死在外边呢?”曾点回答:“不会的,有我在,他哪里敢死呢?”意思是说,有父母在家等着,曾子会保护好自己,时年孔子在陈国。

16岁,公元前490年,周敬王三十年,鲁哀公五年。

曾子与父母在南武城,孔子在陈国。

第二节  师从孔子

17岁,公元前489年,周敬王三十一年,鲁哀公六年。

孔子在陈国,思念在鲁国的弟子,叹道:“回去吧,回去吧!我的留在家乡的那些狂放的弟子们,说话头头是道,我不知道怎样去教导他们。”孟子指出,孔子所说狂放的弟子,就是指琴张、曾皙、牧皮等人。消息传到鲁国,曾点为没能跟随孔子而感到惋惜,也感到曾子需要进一步深造,便决定让儿子求师于孔子,以弥补自己的遗憾,于是,曾子从鲁国南武城出发,经陈国到楚国追上孔子,成为孔子的弟子。孔子对曾子的第一印象是“参也鲁”,也就是说曾子比较质朴、憨厚,曾子特别注重自身修养,严格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他说:“我每天多次自我反省,替别人办事是不是尽心竭力了?和朋友交往是不是做到诚实了?老师传授的学业是不是复习了?”

这年孔子在陈国,吴国攻打陈国,楚国前来救援,孔子离开陈国经过蔡国地域去楚国,在陈国与蔡国边境被围困,绝粮七日,弟子们全被饿病了,后得楚军解围。孔子到了楚国的负函(今河南信阳),与叶公见面,叶公向孔子请教怎样处理政事。楚昭王想重用孔子,将以书社之地七百里封孔子,由于楚令尹子西的阻拦,此议遂止。秋季,楚昭王死,孔子的一些弟子在卫国做官,要求孔子返回卫国,于是孔子由负函返回卫国。

曾子在楚国的时候,忽然感到心脏一陈剧烈跳动,预感到家中可能出了什么事,连忙赶回家问他的母亲,曾母说:“想念你,无意间猛咬了一下手指。”孔子听到后说:“参的至诚,精感万里。”

18岁,公元前488年,周敬王三十二年,鲁哀公七年。

曾子跟随孔子在卫国,孔子在卫国无意出仕,仍然过着教书生涯。曾子学习非常用功,他说:“君子要珍惜时问用于学习,有适宜的时间就要学习,对有难度的问题不回避,容易的问题不放过,为了提高自身修养,白天认真学习和做事,晚上总要反思自己的行为是否端正、合度。”他对遇到的事理总要千方百计弄明白,他说“不会的就学,有疑难就问,想有所作为就要向贤达人看齐。”他每次在孔子身边都要提出问题,凡是吉凶和军国的礼仪,常规和权变的方法,没有不问个究竟的,他向老师请教时,还特别注意“问”的学问,他说“君子学习必须符合他的正业,请教问题要讲究轻重缓急的顺序。对请教的问题没有弄明白,趁着老师有空察言观色再进行请教,如果先生不解答也不要强求。”

孔子对卫出公与父亲争夺君位看不惯,不安心在卫国。曾子说:“来到这个国家,国君说话对群臣诚信,就可以留下;卿大夫做事对国君尽忠,就可以在这里做官;恩泽能够施予百姓,就可以说完备了。”孔子说:“曾参说的这些话,可以说是善于安身啊!”孔子看到卫出公治理的国家还算安定,于是就安心住了下来。

这年夏季,吴国北上会诸侯欲称霸,鲁哀公在鲁地与吴国大夫会见,吴国向鲁国索取牛、羊、猪各一百头作为祭品,吴太宰蘸见季康子,季康子派子贡(此时已为鲁大夫)去辞谢,子贡以周礼说服蘸,很好地完成了使命。

19岁,公元前487年,周敬王三十二年,鲁哀公七年。

曾子跟随孔子在卫国,曾子不仅认真学习老师传授的知识,还善于学习别人的长处,有一天曾子侍坐在孔子身旁,孔子夸赞颜回在行义、受谏、待禄、治身四个方面符合君子的道德,史称在敬上、尊祖、正己三个方面符合男子的道德。曾子说:“以前我就听说过关于老师您的三句话,可我还没有做到。老师见别人做了一件好事就忘了他一百个过错,这是你容易侍奉;老师见别人有了善行就好象自己有了一样,这是您不与人争;老师听到善事必定亲自去做,然后引导人们去做,这是您善于操劳。学习您老人家这三句话我还没有做到,所以我知道自己终究不如他们两个人。”曾子非常注重结交朋友,他把交友作为提高自身素质的一条重要途径。在谈到结交朋友的方法和目的时,他说:“君子用文章学识来结交朋友,凭借朋友辅助自己培养仁德。”

这年三月,吴国攻打鲁国,吴国失败,孔子的弟子有若参战有功。

20岁,公元前486年,周敬王三十四年,鲁哀公九年。

曾子跟随孔子在卫国。曾子不仅善于向老师请教,还善于向师兄们学习,一旦发现自己的看法,做法不妥,就立即认错改正。一次,曾子在负夏吊丧。主人已行过了祖奠礼,撒了奠,见曾子为吊丧,又把灵枢推回到祖奠的位置上,让妇人降到阶下,然后行礼。同来的人问:“这合乎礼吗。”曾子说:“祖奠是暂时的礼仪,既然是暂时的,为什么不能将灵枢推回到原先停放的地方呢?”同来的人又去问子游:  “这样做合乎礼吗?”子游说:“饭含在窗下,小殓在室门内,大殓在东阶,停枢在西阶,祖奠在庙前,下葬在墓地,这一切都是用来表示逐渐远去的,所以办丧事只能进不能退。”曾子听到这番话后说:“子游说的出祖的道理胜过我啊。又有一次,曾子穿着全套衣服去吊丧,子游脱去外套露着裼衣去吊丧。曾子指着子游让别人看,说:“这个人还是研习礼仪的,怎么可以露出褐衣去吊丧呢:”主人在小殓后,脱去衣袖露出臂膀,用麻布束住头发,子游快步走出,穿好全套衣服,头上腰里系上麻布带再走进去。曾子见到这种情形说:“我错了,我错了!那个人是对的。”

21岁,公元前485年,周敬王三十五年,鲁哀公十年。

曾子随孔子在卫国。孔子去齐国,曾子相随。齐景公用对待下卿的礼节招待曾子,曾子坚定地推辞了,曾子听说晏子是位贤相,就向他请教,问:“古时候有过上不劝谏国君,下不顾及百姓,退居深山之中,而成为施行道义的人吗?”晏子回答说,“审视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才能,都托言于不想劝谏国君,我说这是荒诞的想法。国君昏庸,德政正义不能施行,奸佞相互勾结,贤能的人得不到任用,那些普通做官的人又不去改变他们的行为,而是跟随奸佞以求进身,所以有的人士隐居,有的人士不隐居,那些能够按礼法行事的人,才是施行道义的人,只是评论评论君主是非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对上不劝谏国君,对下不顾及百姓,退身隐居深山,我晏婴不知道他怎样成为施行道义的人。”将要离开齐国的时候,晏子为他送行,说:“我听说,君子用财物送人,不如赠送有益的话。若有生长三年的兰草根,用鹿肉酱渍,做好以后,品尝他,就能换回一匹马,不是兰草根味美,而是浸渍它的鹿肉酱使他味美。既然得到了被浸渍的食品,也应该探求它是怎样被浸渍的。君子居住必须选择处所,出游必须选择方向,做官必须选择君主。选择君主是为了求取官职,选择方向是为了修养道德。我听说改变了固有品德的人,都是因为欲望的原因,所以不能不谨慎啊!”孔子听到这些话,说“晏子说这话真是君子啊!依靠贤能的人必然不会有艰难,依靠富贵的人必然不会有贫穷。马蛀就是割断一些脚仍能爬行,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帮助他爬行的腿多。”

孔子的夫人亓官氏去世。

孔子的弟子冉求、子贡,有若先后回到鲁国为官,才能逐渐显露出来,孔子弟子的名望大增。费国(鲁的附庸国,在今山东鱼台西,距南武城较近),也聘请曾点为官,曾点一家移往费国。

第三节  孝事父母

22岁,公元前484年,周敬王三十六年,鲁哀公十一年。

曾子随孔子从卫国返回鲁国。

春季,齐国攻打鲁国,孔子的弟子冉求为季氏率领左军,与齐国军队在鲁城郊区作战,取得胜利,季康子问冉求是怎样学会作战的,冉求说是跟孔子学的,遂向季氏推荐孔子,季康子派公华、公宾、公林以币迎孔子回到鲁国。孔子离鲁国访问列国诸侯,颠沛流离了十四年,至此才算结束。

曾子到费国与父母团聚。曾子对父母非常孝顺,晚间铺好床铺,晨起探望慰问,在饮食、睡眠上尽最大努力使父母满意,曾子在费国的时候,费国有一个与曾子同名同族(鲁国与费国同为姒姓之国,这里同族应是同为姒姓,曾巫到曾子还没出五代,也可以说姓姒)的人杀了人。有人告诉曾子的母亲说:“曾参杀人了。”曾母说:“我儿不杀人。”仍象原来一样织自己的布。过了一会,又有人说:“曾参杀人了。”曾母还象原来一样织自己的布。又一会,有—个人又告诉曾母说:“曾参杀人了。”曾母害怕了,丢下织布梭越墙逃走了,经过这件事情后,曾母不愿再待在费国,一家人返回南武城。

23岁,公元前483年,周敬王三十七年,鲁哀公十二年。

曾子在南武城。曾子一家从费国回到南武城,没了经济来源,只好靠耕种土地生活。曾子常常穿着破旧的衣服在农田里劳动。鲁哀公听说此事,便派人去赠送给他采邑,对他说:“请用采邑的收入置办一下衣服。”曾子不接受,再次前往,还是不接受,哀公派去的人说:“不是你向人乞求的,而是人家奉送给您的,为什么不接受呢?”曾子说:“我听说,接受别人馈赠的人往往害怕赠送自己礼物的人,赠送礼物的人往往对接受者骄纵,既使国君赠送我采邑而对我不骄纵,我怎能不害怕呢?”最终也没有接受。齐国听说后聘请曾子到齐国去做官,他不去就职,说:“我的父母年老了,接受人家的俸禄就要担负人家的事情,我不忍远离父母去为人做事。”

由于几年没有干农活,曾子对农活生疏了。一次在瓜地里锄草,不小心锄断了瓜根,受到父亲的批评。越批评越紧张,接连锄断了几棵瓜根。他的父亲曾点很生气,举起大棒敲打他的背。曾子向前仆倒在地,不省人事,过了一会才苏醒过来。他苏醒过后不仅没表现出痛苦,反而带着高兴的样子站起来,上前对曾点说:“刚才,我得罪了您老人家,您老人家用力教训我,岂不让您担忧了?”接着退回到房内,弹琴歌唱,想让父亲听到,而知道自己的身体仍然健康。孔子听说这件事,认为曾子做的太过分了,他生气地告诉看门的弟子说“曾参来时不要让他进来。”曾子自认为没有过错,派人谒见孔子,孔子说:“你没有听说吗?瞽叟有个儿子叫做舜。舜侍奉瞽叟,让他宋做事,没有不在父亲身边的;如果想寻找来杀死他,从没有让父亲找到过,小打就忍受惩罚,大打就逃走。所以瞽叟没有犯不守父亲本份的过错,舜也没有失去淳厚、美好的孝德。曾参这样侍奉父亲,不顾身体忍受暴怒,就是死也不躲避。假如自己死去,就把父亲陷于不义,与不孝相比,哪个重要呢?你不是天子的臣民吗?杀害天子的臣民是什么样的罪过呢?”曾子听到这话后说:“我犯了大罪过啊!”于是到孔子那里去检讨过错。

农闲的时候到了,曾子就学着老师孔子的样子设教讲学。起初设教于自己家中,招收了乐正子春、公明宣、公明仪、阳肤等一批弟子。

曾子娶公羊氏为妻,约在此时。

曾母的身体自从在费国受惊后一直不太健康,曾子时刻挂在心上。传说一次曾子外出打柴,曾子的弟子乐正子春到曾家找曾子。曾母想起曾子在楚国时自己咬手指儿子有感应的事,就又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曾子随即跑回家来。见到乐正子春顾不得说话,进前跪着问母亲:“您老人家是否又得病了?”曾母说:“没有病。”曾子说:“我背着柴禾,忽然右臂疼痛,使柴禾掉在地上,您没病,这是怎么回事呢?”曾母说:“刚才有客人宋,没有人可派去叫你,所以咬手指呼你回来。”曾子于是显出伤心的样子。

这年冬季曾母去世,曾子极其悲痛。

孔子在鲁城,不再求仕,专心从事文献整理和教育事业,删《诗》、《乐》,订《礼》、《乐》,并且继续聚徒授业。

孔子的儿子伯鱼去世,其孙孔伋约生于这年。

这年春季,鲁国实行田赋。夏季鲁昭公夫人去世,孔子前去吊丧。

24岁,公元前482年,周敬王三十八年,鲁哀公十三年。

曾子在南武城为母亲守孝。曾子非常怀念母亲,有一次他吃生鱼,感觉味道很鲜美,把它吐了出来。别人问他什么原因,他说:“我母亲活着的时候不知道生鱼的味道,想到母亲没吃上这样的美味,心里难过,所以就把它吐出来了。”

母亲的去世,使曾子体会到:父母死后是不会活转来的,年龄到了尽头是不能再增添的,孝顺父母要及时。他对父亲更加孝敬了,他奉养父亲曾点,每餐必定有酒肉。将要撤席的时候,必定请示剩下的给谁。如果问有剩余吗?一定回答有。曾子这样还感到自己没有做好。他的弟子公明仪问他:“老师您可以算是孝子了吧?”曾子回答:“这是什么话呀,这是什么话呀!君子所说的孝,是在父母的意思还没有表示出来前就能做到,并顺从父母的志向去行事,使父母明白做人的正道。我不过只能做到供养,哪能算得上孝呢?”

孔子在鲁城。晚年喜欢上了《易》,“读《易》,连竹简的绳子都磨断了三次。”

25岁,公元前481年,周敬王三十九年,鲁哀公十四年。

曾子在南武城为母亲守孝。

孔子在鲁城,编写《春秋》。春季,在西部大野(今山东巨野。嘉样境)打猎。叔孙氏的驾车人组商获得一怪兽,认为不吉祥,把它赏赐给了虞人(管山林的人)。孔子看到了,说:“这是麒麟啊!”据说,麒麟是一种祥瑞的象征,只有圣君当道才会出现,现在没有圣君麒麟却出现了,孔子预感到是不是自己的主张行不通了。叹道:“我的道己穷途末路了啊!”于是绝笔,停止了编写《春秋》。六月,齐国的田成子杀死齐简公:孔子劝鲁哀公及“三桓”去讨伐他,哀公不听。在这次政变中,孔子的弟子宰我死于国难。

颜回死,享年4l岁,孔子哭得很伤心,说:“哎呀!老天真要我的命啊,老天真要我的命啊!”曾子对颜回非常怀念,说:“有才能的人却向没有才能的人请教,知识多的人却向知识少的人请教:有学问像没有学问一样,知识充实却像空无所有一样:别人侵犯他,他不计较。从前我的一位朋友曾经这样做了。”这个朋友就是指的颜回。

26岁,公元前480年,周敬王四十年,鲁哀公十五年。

年初,曾子在南武城为母亲守孝并仍在设教讲学。

公明宣跟着曾子上学,三年不曾读书。曾子说:“你当我的弟子,三年不学习,为什么呢?”公明宣说:“哪里敢不学习呢?我见先生在房内,父母在,呼喊的声音不曾让狗、马听到,我喜欢这一点,学习了但还没有做到。我见先生接待宾客,恭敬节俭却不松懈怠慢,我也喜欢这一点,学习了但还没有做到。我见先生在庭院,严格对待下人却不诋毁伤害他们,我喜欢这一点,学习了但还没有做到。我喜欢这三点,向你学习了但还没有做到,我怎敢做你的学生,而不学习呢?”曾子离开坐席道歉说:“我不如你。你是在学习啊!”

曾子为母亲守孝三年期满,劝父亲再娶。曾点续取后妻。曾子对后母像对生母一样孝敬。随后一家人移居鲁城(今曲阜)高门外,《水经注》记:“曾参居住在曲阜的时候,枭鸟(一种食母的鸟)不敢飞进曲阜的城廓。”曾点、曾子父子重新跟孔子上学。

孔子很喜欢曾子,说:“孝敬父母是道德的基础,敬爱兄长是道德的延续,信用是道德的深化,忠诚是道德的本质,曾参是符合这四种道德要求的人啊!”因此常常单独传授给他学业。一次,孔子坐着,曾子陪着他。孔子说:“先王有一种至关重要的道德,用来治理天下。你知道吗?”接着对他进行了系统的讲授,传授的内容记录在《孝经》上。又有一次,孔子闲坐着,曾子陪着他。孔子说:“现在很难听到治理国家的大道理了。你能说出做英明君主的方法吗?来,我对你说……”接着,孔子对曾子讲了治国的主张。传授的内容记录在《大戴札记·主言》上。还有一次,曾子趁孔子清闲,一气向孔子问了几十个关于丧礼问题,孔子逐个问题进行了论述。论述的内容记录在《礼记·曾子问》上。

经过孔子的细心传授和曾子的刻苦学习,曾子对孔子思想的实质有了深刻的理解。有一次孔子对子贡说:“端木赐,你认为我是学习广博而有知识的人吗?”子贡回答说:“是这样的,难道错了吗?”孔子说:“是错了,我的学说贯穿着一个基本思想。”子贡没有说什么。当孔子对曾子说“曾参,我的学说贯穿着一个基本思想”时,曾子坚定地回答“是!”孔子出去以后别的弟子便问曾子:“老师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曾子说:“老师的学说,只是忠恕罢了。”

曾子对学业的精通,还有一件事可以体现出来。一次,孔子弹瑟,曾子、子贡在门旁听,一曲弹完,曾子说:“哎呀!老师的瑟声接近有贪婪如狼的心意,邪恶不端的举动,没有仁爱,追逐私利怎么那么严重呢?”子贡认为对,没有回答进人室内。子贡把曾子的话告诉孔子。孔子说:“哎呀!曾参真是天下贤能的人。刚才我弹瑟,有老鼠出来走动,有只野猫出现在屋里,它沿着房梁偷偷地爬行,捕捉老鼠而不得,我用瑟音表现了它的邪恶。曾参认为我的瑟音贪婪如狼、邪恶不端不是很合适吗?”

曾子家生活窘迫,经同学介绍曾子一度到齐国的莒邑做官。虽然俸禄很少,但可以用来孝敬父母,所以曾子感到很高兴。

曾子长子曾元约在这一年出生。

冬季,鲁国和齐国媾和,齐国执政的陈成子为了表示友好,把郕地送还给鲁国。卫国发生政变,蒯聩赶走儿子卫出公自立为国君,他就是卫庄公。孔子的弟子子路此时是卫国大夫孔悝的邑宰,死于难,孔子很难过。

27岁,公元前479年,周敬王四十一年,鲁襄公十六年。

曾子在鲁城。

春季,孔子在连丧亲人和弟子的打击下病倒了。

孔子病重期间,曾子侍奉在身边。孔子说:“我死之后,卜商会一天天地上进,端木赐会一天天地退步。”曾子问:“为什么呢?”孔子说:“卜商喜欢与比自己优秀的人相处,端木赐喜欢取悦不如自己的人。如果不了解他的儿子去观察一下他的父亲就了解了,如果不了解这个人去观察一下他的朋友就了解了,如果不了解这块地的土质去观察一下它上面生长的草本就了解了。所以说,与好人在一起居住,就像进入放置芝兰等香草的房间,时间长了就闻不到它的香味,这是与它同化了啊;与不好的人居住在一起,就像进入存放鲍鱼的店铺,时间长了就闻不到它的腥臭,也是与它同化了啊。存放朱砂的地方是红的,存放漆的地方是黑的。因此,君子必须谨慎地选择他所共处的人。”

孔子临终前,把曾子叫到身前,把年仅四岁的孙子孔伋托付给曾子。

曾子追思颜回:“朋友的墓上有了隔年生的草,就不再哭了。

周历四月十一日即夏历二月十一日孔子在病倒七天后去世,葬于鲁城北泗上,曾子与同学们一起为孔子守墓。

楚国叶公沈诸梁平息白公胜的叛乱,掌握了楚国的大权。

28岁,公元前478年,周敬王四十二年,鲁哀公十七年。

曾子在鲁城与同学们继续守孔子墓。曾子与同学们经常在一起回顾孔子的教导和切磋学问。一次有若问曾子:“你从老师那里听说过关于丧失官位后应该怎么办吗?”曾子说:“听说过:丧失了官位要赶快贫困,死了要赶快腐烂。”有子说:“这不是君子说的话。”曾子说:“我是从老师那里听来的。”有子还是说:“这不是君子说的话。”曾子说:“我和子游一起听到的。”有子说:“那一定是针对什么事说的。”曾子把这番话告诉了子游。子游说:“有子的话太像孔子了!从前孔子住在宋国,看到恒司马为自己设制石椁,三年没有做成。孔子说:“像这样奢侈,还不如死了快点腐烂的好。”死了赶快腐烂,是针对桓司马说的。南宫敬叔失去官位再回鲁国时,必定载着宝物朝见国君。孔子说:‘像这样用贿赂求取官位,还不如快点贫困的好。’丧失官位快点贫困。是针对南宫敬叔说的。”曾子把子游的话告诉有子。有子说:“我本来说这不是老师说的话。”曾子问:“你根据什么知道老师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有子说:“孔子在中都制定过规则,棺厚四寸,椁厚五寸,凭这点就知道他不主张人死后快点腐烂。从前孔子丧失了鲁国司寇的官位,将要到楚国去,就先使子夏前去表明自己的意思,又再令冉有前去,凭这点就知道他不主张失去官位快点贫穷。”

一次提到晏子,曾子说:“晏子可以说懂得礼了,他既谦恭又肃敬。”有若说:“晏子一件狐皮衣穿了三十年,送葬亲人只用一辆遣车,到墓地葬毕就回家。据礼制要求,陪葬国君的牲体要有七个,遣车七辆:陪葬大夫的牲体要有五个,遣车五辆。怎么能说晏子懂礼呢?”曾子说:“国君无道,君子耻于把礼仪的细节都做到。国人奢侈,就用节俭宋教导他们;国人节俭,就用礼仪来教导他们。”卫国动乱,卫庄公被杀。

29岁,公元前477年,周敬王四十三年,鲁裒公十八年。

曾子在鲁城与同学们继续守孔子墓。

曾子注意把同学们谈到的孔子的话记录下来,经常回味,不断提高自己,为以后教授弟子打下好的基础。

季康子的母亲死了,鲁哀公去吊丧,曾子和子贡也去吊丧。看门的人因为国君在里边,不让他们进去。曾子和子贡就到马圈里修饰了一番仪容。子贡先走过去,看门人说:“刚才已经通报了。”曾子随后走过去,看门人让开了路。他们走到内房前,卿大大都让开位置,哀公走下一级台阶向他们拱手行礼。君子评论这件事说:“尽心修饰仪容的方法,是通行永远的方法。”

30岁,公元前476年,周敬工四十四年,鲁哀公十九年。

曾子与同学们一起为孔子守墓三年结束。大家思慕孔子,子夏、子张、子游认为有若的相貌像孔子,便想用服事孔子的礼节来服事他,勉强让曾子同意。曾子不同意这种做法,说“不行。就像用长江汉水的水洗濯过,就像用夏天的太阳曝晒过,他老人家的洁白无瑕,任何人都比不上。”分别时大家都抱头痛哭,有的走了又回来。大家走后,子贡又守墓三年。曾子也想留下继续守墓,但考虑到父母双亲年老体衰,供养也不够充裕,于是拿过琴来弹奏,创作琴曲《曾子归耕》以表达心情。唱道:“年龄过去就不能再回来,父母去世后就不能再奉养。哎约,我要回乡耕田去,将来耕田在何地,选择山坡高峻处。”于是,曾子一家从鲁城搬回南武城。

曾子回南武城后,一边农耕,一边设教讲学。曾子再次办学对教学内容作了重大改进,除传授六艺知识外,还特别重视用孔子思想教育弟子,常常原原本本地传授孔子的教导。如在讲孝时说:“我听孔子说过,人没有充分显示自己感情的时候,如果有的话,一定是在父母死亡的时候吧尸又说:“我听孔子说过,孟庄子的孝行,其他方面别人可以做到,他不改换父亲的旧臣和父亲的施政主张,是别人难以做到的。”又如,一次曾子对他的弟子子襄讲什么是勇敢时说“你喜欢勇敢吗?我曾听孔子说过什么是最大的勇敢自我反省,正义不在自己一方,即使对方是普通百姓,我也不恐吓他们:自我反省,正义在自己一方,即使对方有千军万马,我也勇往直前。”以致他的弟子乐正子春在授徒时也像他一样:乐正子春走下台时伤了脚,伤好以后,仍几个月没有出门。他的弟子问他:“老师脚上的伤好了,几个月不出门,还有忧愁,为什么呢?”乐正子春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从曾子那里听到孔子说的一番话:“上天所化生的,大地所养育的,人是最伟大的。父母完整地生下儿女,儿女死时也要把身体完整地归还给父母,这才算是孝;不伤害自己的身体,才能算完整啊。’所以君子即使走上半步也不敢忘记孝道。如今我忘记了孝道,因此忧愁。”

冬季,周敬王去世。

31岁,公元前475年,周元王元年,鲁哀公二十年。曾子在南武城。父亲曾点年老,曾子时刻把他放在心上,尽量守在父亲身边,就连一个晚上也不轻易离开他。真有特殊情况,他也安排好家人,告诉自己的去向。

这一年曾点去世,曾子为父亲治丧,七天没喝一点汤水。出丧时,曾子攀着丧车痛哭,拉丧车的人不忍心只得停了下来。曾子葬父亲于南武山下。

有人问曾子说:“出葬时既已遣奠(出葬前在殡宫里的祭奠),还要把遣奠剩余的食物包起来送葬,这不就像吃喝完了还要把剩余的食物带走吗?”曾子说:“先生没见过国君举行的宴会吗?这种宴会,吃喝完后还要把俎(盛放牲体的礼器)上剩余的三牲包卷起来送到宾客住的馆舍里。出葬时把遣奠剩余的食物包起宋送葬,是把父母当作宾客来对待,因为父母是永远不再回来的宾客了,所以这是非常悲哀的。您大概是没有见过国君举行的宴会吧尸出葬时,宣读人家赠送助丧的车马等物的清单,曾子说“这不是古代就有的习俗,这又是重复宣读。”

32岁,公元前474年,周元王二年,鲁哀公二十一年。

曾子在南武城为父亲曾点守孝。曾点生前非常喜欢吃羊枣(嘉祥山区常见的一种小柿子)。曾点去世后,曾子见到羊枣便想起父亲,遂不忍心再食羊枣。曾子每次观看丧礼,都会想起死去的父母,经常泪水浸湿衣襟。有一次,曾子吃鱼剩下几条。曾子说:“用米汁浸渍起来吧。”他的一位弟子说:“用米汁浸渍的鱼吃后容易伤人,不如腌制的好。”曾子流着泪说:“是我不专心啊尸他伤心自己听到的太晚了。父亲生前自己常给他吃用米汁浸渍的鱼,那不是伤害了父亲吗?所以非常伤心。

曾子怀念父母,对别人失去父母也非常同情。有一天,曾子和客人站在门旁,他的一位弟子快步走出门去。曾子吼“你要到哪里去?”那位弟子回答说:“我父亲死了,要到里巷里去哭。”曾子说:“你回来,就在你住的地方哭吧。”曾子又脸朝北向那位弟子的父亲吊丧。按常礼要求,自己的父母死了,是不能在别人家哭的,当时曾子办学是在自己家中,让弟子在自己家中哭父亲,这充分显示了曾子对学生的怜爱和同情。

33岁,公元前473年,周元王三年,鲁哀公二十二年。

曾子在南武城继续为父亲守孝。曾子常对弟子进行孝道教育。他说:“君子立志行孝,就要把内心的孝敬感情化为具体的行动,使合乎孝义的种种规范得到尊重。所以做儿子的不能孝顺他的父亲,不敢说父亲不能疼爱教养他的儿子:做弟弟的不能侍奉他的兄长,不敢说兄长不能教诲他的弟弟;做臣子的不能服事他的君主,不敢说君主不能领导他的臣下。因此,与做父亲的谈话,谈如何疼爱教养儿子:与做儿子的谈话,谈如何孝顺父母:与做兄长的淡话,谈如何教诲弟弟:与做弟弟的谈话,谈如何侍奉兄长;与君主谈话,谈如何领导群臣;与做臣子的谈话,谈如何服事君主。”

曾子又说:“君子行孝,应是发自内心的爱并恭敬地侍奉父母,不如此就不合乎纲纪。竭尽全力而讲礼仪,庄重恭敬而温和,委婉地劝谏而不嫌劳累,父母听从劝谏后也不懈怠,做到这样灾祸和事故就不会发生,这就称得上孝了。尽力而不讲礼仪,就是无品德修养的人;做到了恭敬而不是发自内心,就是不合乎敬的要求。所以礼仪要尽到自己的力量敬要发自内心,饮食要经常变换口味,居住的地方要温和舒心,这样表明孝养的心迹是成全发自内心的孝和合乎孝义规范的德行了。”

冬季十一月,越国灭掉吴国。

第四节  弘仁守志

34岁,公元前472年,周元王四年,鲁哀公二十三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非常讲诚信,也注意用诚信教育孩子。有一次,曾子的妻子公羊氏去赶集,她的儿子曾元哭闹着也要跟着去。她哄儿子说:“你回家去,等我回来给你杀猪吃。”妻子刚从集市回来,曾子就捉猪准备杀掉。妻子制止说:“那只是哄骗小孩子的。”曾子说:“对小孩子也是不能哄骗的。小孩子没有识别能力,做什么事都向父母学习,听从父母的教诲。现在你欺骗儿子,就是教儿子学习欺骗。母亲欺骗儿子,儿子就不相信他的母亲,以后就无法对孩子进行教育了。”于是就把猪杀掉给孩子烧肉吃了。

曾子和孔子一样是主张积极参与政治的。孔子过世之后,曾子勇敢地担负起推行仁德的重任。他说:“读书人不可以不坚强而有毅力,因为他责任重大而路途遥远。把实现仁德作为自己的责任,不是很重大吗?奋斗到死才罢休不是很遥远吗?”他还说:“可以把幼小的君主托付给他,可以把一个国家的命运委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却不动摇屈服。这样的人是君子吗?是君子叼!”

曾子推行仁德,首先选择的途径是人仕为官。曾子为父亲守孝:到达齐国,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曾子不满田成子独专齐政的做法,又回到鲁国。

35岁,公元前47年,周元王五年,鲁哀公二十四年。

曾子在楚国。

曾子带领他的弟子们到达楚国。楚惠王热情款待,让曾子做了客卿。曾子决心大干一番,实现自己的抱负。不久便发现自己与楚惠王及其他大臣意见往往不合,自己的抱负难以实现,不久便辞职专门从事教学。后来曾子回顾这段经历时说:“父母去世以后,我曾出游到南方的楚国,得了高官,住的房子有九仞高,出檐有三围粗,供乘坐的车子有百辆,但还是面向北方哭泣,不是因为贫贱,而是因为再也不能孝顺父母了。”曾子所伤心的。不全是思念父母,大概也与做官不如意有关吧。

在楚国,叶公沈诸梁很看重曾子,让曾子在他府上办学,并让曾孙沈犹行拜曾子为师,跟曾子上学。在叶公的影响下,很多达官贵人都把孩子送到曾子处去求学,弟子很快发展到六、七十人。在叶公家设教讲学的时候,发生了负刍作乱之祸。当时曾子正向弟子授课,他坚持“君子考虑问题不超出自己的职权范围”的信条,没有过问这件事,也没让弟子参与这件事。

闰月,鲁哀公到越国,和越太子适郢关系很融洽,太子适郢准备把女儿嫁给哀公且多给他们土地。鲁大夫公孙有山派人告诉季孙氏。季孙氏怕哀公依靠越国讨伐自己人打通太宰豁的关节并且送上财礼,事情才算平息下来。

36岁,公元前470年,周元王六年,鲁哀公二十五年。

曾子在楚国,通过办学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他说“君主一家仁爱,一国也会兴起仁爱君主一家礼让,一国也会兴起礼让;君主一人贪婪暴虐,一国就会兴起动乱。国君的作用如此的关键。这就叫做一句话可以败坏事业,一个人可以使国家安定。”“尧舜用仁爱领导天下,百姓就跟着仁爱;桀纣用凶暴统治天下,百姓就跟着凶暴。帝王的政令如果与他喜欢做的事相违背,百姓就不会服从。因此,君子必须自己有德行才能要求别人有德行,必须自己没有过失才能去责备他人。自己不怀有推己及人的恕道却劝别人去实行恕道,那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在上位的人尊敬老人,百姓就会孝顺自己的父母;在上位的人尊敬长辈,百姓就会尊重自己的兄长:在上位的入怜爱孤儿,百姓也会跟着去做。”

曾子又说:“得到民众的就得到国家,失去民众的就失去国家。所以君子首先要慎重地修养德行。有了德行才会赢得民众,有了民众才会有国土,有了国土才会有财富,有了财富才能供给使用。德行是根本,财富是末梢,如果把根本当成外在的东西而把枝末当成内在根本,那就会与民争利向民劫夺。因此,君主聚敛财富,民众就会离散,君主散财于民,民众就会归聚。所以对人说出违背情理的话,别人也会用违背情理的话来回敬:用违背道义的手段得来的财富,也会被人用违背道义的手段掠夺去。”

曾子还讲到举贤的问题,他说:“只有有仁德的人才能爱人,也才能恨人。发现贤人不能举荐或虽举荐了却不能让他处在自己前面,这是怠慢:发现恶人不能斥退,或虽斥退了却不把他放逐到边远的地方去,这就是过错。喜爱人们所厌恶的,厌恶人们所喜爱的,这是违背人的本性,灾祸必定要降落到自己身上。因此,做国君有个大原则:忠厚诚实的人一定要得到他,骄横放纵的人一定要丢弃他。”

曾子也讲到理财的问题,他说“创造财富也有个大原则,要使生产的人多,消费的人少,生财的勤奋,用财的节省,那么财富就可以经常充足了。”但是,“国家不要把财货看作利益,

而应该以仁义为利益。”

六月,鲁哀公从越国回国,季康子、孟武伯在五梧迎接,君臣发生不快,从此在许多事上总不协调。

37岁,公元前469年,周元王七年,鲁哀公二十六年。

曾子在费国。

曾子受费国国君的聘请来到费国,帮助国君治理国政。当时费国逐渐强大起来,鲁国害怕失去对它的控制,于是派兵攻打费国。曾子知道后决定帮助费国,去找鲁国主帅辩理。曾子是个先做后说的人,因为没有把握取胜,所以没有明说,只是向费国国君告辞诜“请让我离开,进攻结束后我再回来。请暂且不要让狗猪进入我的馆舍。”费国国君误解了曾子,认为曾子要逃离开,因而说:“我尊敬先生,人们没有不知道的。现在鲁国军队攻打我国,先生却要离开我,我为什么要为先主守护馆舍呢?”鲁国军队果然攻打费国,列举费国寸条罪状,而曾子驳倒了其中九条。鲁国军队结束攻打后,费国国君重新修葺了曾子的馆舍,然后迎接曾子回来。后来曾子发现费国也不是理想之地,便回归故里,再也不去做官。

卫出公叔父黔被立为国君,他就是卫悼公。

38岁,公元前468年,周贞定王元年,鲁哀公二十七年。

曾子在武城(今山东平邑南)。

受武城大夫所聘,设教于武城。曾子在此城讲学时,有越国军队侵犯武城。有人问:“侵犯的军队宋了,离开吗?”曾子说;“好吧!不要让人在我房里借住,毁坏了那些树木。”越军一退。便说:“修理一下我的墙屋,我将要回去。”越军退走了,曾子也回来了。他身边的人说:  “武城的官员对待先生是这样的忠诚和尊敬,越军来了就首先离去,已经受到百姓的责备;越军退走了就马上返回,这恐怕不合适吧。”他的弟子沈犹行说:“这是你们所不知道的,过去我们家有负刍作乱,跟随先生的七十人,没有一个参与的。”

夏季四月,鲁国季康子去世。哀公想利用越国攻打鲁国除掉三桓。便于秋季八月,先到公孙有陉氏那里,由此流亡到邾国,接着去了越国。

39岁,公元前467年,周贞定王二年,鲁哀公二十八年。

曾子在武城。

曾子在武城讲学时,还带领弟子到武城以东的地方进行了考察。曾子说:“谨慎地办理父母的丧事(即慎终),虔诚地祭祀追念祖先(即追远),这样百姓的道德风尚就归于淳朴厚道了。”曾子首先到曾国故地,追念先祖,凭吊故国,实践了自己“慎终追远”的主张。接着进人越国的郯地,现郯城县西北六寸‘里有磨山,相传曾子曾在那里授徒。随后曾子又到了自己曾经担任过官吏的齐国莒地,在那里设教讲学。莒地到战国时还保留曾子讲学的厅堂。

鲁国国都的人迎接哀公回国。哀公死在有山氏那里,他的儿子宁被立为国君悼公。悼公势弱,低于三桓。孔子的弟子子贡从鲁国回到卫国,任卫相。

40岁,公元前466年,周贞定于三年,鲁悼公元年,卫悼公四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看到鲁国君臣不和,战乱频生,便离开鲁国到卫国讲学。曾子到了卫国,去拜见子贡。曾子说:“君子有三句话,是值得贯通并牢记的:一是不要疏远亲人而亲近外人,二是不要自身不好而埋怨别人,三是不要祸患己到而呼叫上天。”子贡问:“什么意思呢?”曾子说:“疏远亲人而亲近外人,不是相反了吗?自己不好而埋怨别人,不是扯远了吗?祸患已到而呼叫上天,不是太晚了吗?”

子夏知道曾子到了卫国后,专程从西河去拜访曾子。曾子说:“请在这儿吃饭吧。”子夏说:“不是让你破费了吗?”曾子说:“君子有三种浪费,吃饭不包括在内,君子有三种快乐,钟磐琴瑟的乐音不包括在内。”子夏说:“冒昧地问,什么是三乐?”曾子说:“有父亲可以敬服,有明君可以奉事,有儿子可以传代后世,这是第一种快乐。父母能接受劝谏,君主能任凭离去,儿子能听从谴责,这是第二种快乐。有君主能相互了解,有朋友能相互帮助,这是第三种快乐。”子夏说:“冒昧地问一下什么是三费呢?”曾子说:“少年学到的知识,长大后却忘掉了,这是第一种浪费。奉事君主有功劳却轻易地背弃他,这是第二种浪费。长期交往的朋友却中途断绝了关系这是第三种浪费。”子夏说:“说的好啊!谨慎自身奉行一句话,胜过一生背诵它:谨慎自身奉事一位德才兼备的人,胜过治理万民的功业。相互交往的人不可以不了解。以诚实结交人,即使是疏远的人也一定能变得亲密。以虚假结交人,即使是亲属也必定会疏远。以诚实与诚实的人交往,就会如胶似漆那样亲密。以虚假与虚假的人交往,就会像薄冰见到太阳、很快就会瓦解,君子能不留意吗?”

41岁,公元前465年,周贞定王四年,鲁悼公二年。卫悼公五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过着清贫的生活,但安贫乐道。《庄子·让王》说他在卫国的时候,穿着以乱麻为絮的袍子没有完整的表面,面色浮肿,手上和脚-亡都有老茧,常连续三天不生火做饭,十年不做一件衣服,戴正帽子却没有帽带,抓住衣衿就露出了胳臂,穿上鞋子就裂开了脚后跟。飘摇着束发的帛唱《商颂》,声音充塞大地之间,像敲响的针磐。天子得不到他做臣下,诸侯得不到他做朋友。曾子说:“晋国和楚国的财富我赶不上。但是他有他的财富,我有我的仁德:他有他的爵位,我有我的道义,我有什么感到不足的呢?”

卫国的将军文子是个颇有权势的人物,为了表示尊贤也去会见曾子。曾子看不起当时那些权势人物的作为,并不买他们的帐。将军文子宋时,曾子没有起身,而是在坐席上迎候他,端正着身子在室内西南隅的尊位上接见他。文子对曾子藐视权贵的行为不理解,出门后对驾车的人说:“曾子是一个愚蠢的人啊!如果把我看作是君子,君子怎么可以不尊敬呢?如果把我看作是残暴的人,残暴的人怎么可以怠慢呢?曾子不被杀,是他的命运好。”

42岁,公元前464午,周贞定王五年,鲁悼公三年,卫悼公六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教育弟子怎样修身,怎样提高素质。他说:君子要祛除他不好的方面,查找自己的过失;增强自己的薄弱环节,去掉偏爱的欲望,见到义举就跟着去做,可称得上学习了。”“君子既然学习了,就担心学的不够宽广;学的知识既然宽广了,就担心对这些知识不能够温习;就是对这些知识温习了,担心的是不能够理解:就是对这些知识理解了,担心的是不能把它们用于实践:就是能够用于实践了,可贵的是能够谦让。君子的学习能做到这五点就可以了。”  “君子要广泛地学习知识并小心谨慎地去实践它,少说并坚定地去做,行动一定要在别人前面,说话要在别人后边。”“大概少年时不读书学习,壮年不研究学问,老年时不能对人有所教诲,就可以说是懒惰闲游的人了。”

曾子的弟子问曾子:“读书人怎样才能够事事行得通呢?”曾子回答:“没有才能就学,有疑难问题就问,想做事情就仿照贤人不通的。虽然有艰险的道路,沿着这个方法去做就没有行不通的。如今有的学生,担心低于别人又不去问,又不知道做贤人做的事,对知识贫乏感到羞愧而又不去问,即将去做事才感到知识不足的话,因此迷乱于幽暗之中,迷乱于幽暗之中了此一生,这就是走投无路的人。

卫悼公去世,他的儿子弗被立为国君,就是卫敬公。

43岁,公元前463年,周贞定王六年,鲁悼公四年,卫敬公元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强调“行”,即强调实践。他教育弟子“君子不因为小的、不明显的善事而不去做,自己做不明显的善事不一定要求别人也去做,别人知道这样做是我的愿望,假如别人不知道。就自己知道算了。”“君子谋划事情要克服感情用事,考虑好再行动,论证后才去做。行动必须考虑符合计划,符合计划后必须考虑经得起检验,考虑经得起检验必须考虑到不会出现后悔的话,就可以说谨慎了。”“为人说话诚实,接着体现在行动上,做到了行动诚实,接着还要进行考求,考求是否符合行为法则,符合法则了还要长期坚持下去,就可以说是表里如一了。”“说话一定要有根据,行动一定要有准则,亲近人一定要有道理。”“首先不做坏事,其次能及早与坏事断绝,再次做了坏事能够改正。”他还说:“人喜欢做好事,幸福即使没有来临,灾祸却已经离远了。人不喜欢做好事,灾祸即使没有来临,幸福却离他而去了。”

44岁,公元前462年,周贞定三七年,鲁悼公五年,卫敬公二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主张要善待人,这是社会和谐的关键。他说:“君子自己好,也喜欢别人好:自己有才能,也喜欢别人有才能:即使有的事自己没有做好,也不要牵连别人。”“君子喜欢别人做好事,却不催促:厌恶别人做不好的事,而不急忙制止。憎恶他的过错而不替他弥补,等他自己改过:表彰他的优点而不为他夸耀,怕他自足。夸耀没有好处,弥补就不会改过。”“君子不事先认为人家不好,不用不信任的眼光猜忌人,不宣扬别人的过失,并成全人家的好事,体恤以往的过错,察看以后的行动,早晨有了过失晚上改正就要赞许,晚上有了过错早晨改正同样也应该赞许。”“君子做事适宜就能保持纲常,和善就有人亲近,见到别人做了一件好事还希望他做第二件,见到别人行了小善还希望他再行大善,假如看到别人有了德行;也不要求他各方面超过别人。”“君子不断绝别人的欢乐,不要求人家完全按礼节行事,有人来投奔也不过分高兴,有人离去也不过分忧愁,离去也不诋毁原来的主人,投奔新主人也不去赠送礼物,就可说是心境适中了。”

曾子的弟子有人将要到晋国去,对曾子说:“晋国没有我熟悉的人。”曾子说:“为什么要有熟悉的人呢!去吧。有熟悉的人称他为朋友,没有熟悉的人就去做他的客人,君子坚持仁爱,成就德行,先做后说,千里之外都是兄弟。假如你不加强学习修养,那么既使是你的亲人,哪又有谁肯亲近你呢?”曾子交待:“君子到别的国家去,不说那个国家忌讳的话,不做那个国家禁止的事,不穿过于鲜艳华美的服装,不宣扬骇人听闻的言论所以说,与其奢侈,不如节俭;与其待人傲慢,不如委曲行事。”

45岁,公元前461年,周贞定王八年,鲁悼公六年,卫敬公三年。

曾子在卫国。

怎样做事和对待事呢?曾子对弟子们说:“君子把灾祸作为担忧的事情,把耻辱作为可怕的事情,见到好事唯恐不能参加,见到坏事唯恐涉及到自己。因此君子应终生采取警惕的态度。”“君子见到利益就要想到由此而可能引起的对名声的损害,见到不好的事就要想到由此而可能带来的指责,贪恋情欲就要想到由此而可能产生的耻辱,生气恼怒就要想到控制不住而由此发生的祸患。”“君子对于不好的事情,最好内心不为所动,其次神态不为所动,最低身体不为所动。”

如何对待言论呢?曾子说:“君子在是非没有辩明前不要发表意见,没有研究清楚也不要发言,同时有两个问题需解决要先易后难。”“君子如果说离经叛道的话,那么他就没有长进;如果相信神怪之言,那么他就不会到达真理的境界。因为真理的宗旨深远,需要天天探讨研究,不断有所增益。”“君子不倡导无根据的言论,不反驳别人的批评,不宣扬自己的才能。”“众人都相信的话也不可作为依据,对说到做不到的话不要理会,别人的话不真实就不要应和。”“别人说了不好的话而听之任之,就近似喜欢不好的话;喜欢不好的话,就接近于自己说了不好的话:接近于自己说了不好的话,就接近于自己做了不好的事。别人说了好话而脸上露出畏难的神色,就近似于不喜欢好话;不喜欢好话,就接近于自己反对了好话:接近于反对了好话,就接近于做了不好的事。”

46岁,公元前460年,周贞定王九年,鲁悼公七年,卫敬公四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已看到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的。他对弟子说:“宰杀家畜不适当,会涉及到父母,我相信:役使臣民不合时令,会失去国家,我也相信:蓬草生长在麻地里,不用扶自直,白沙放在黑泥中,与泥——起都是黑的。因此,人们相互共事,就象行船使车那样,相互帮助才能通达。自己在前就拉,别人在前就推。所以人没有别人的帮助就不能成功,马离开马群就不奔驰,土堆不增添新土就不再增高,水不增加新水就不流动。”

子夏拜见曾子,曾子说:“怎么胖了?”子夏回答说:“战胜了,所以胖了。”曾子说:“是说的什么意思呢?”子夏说:“我在家中读书,看到先王的美德就感到敬仰,出外听到人家讲富贵的安乐又感到羡慕。两者在胸中交战,不知道谁胜谁负,所以就瘦了下来,现在先王的美德胜利了,所以就胖了起来。”

47岁,公元前459年,周贞定王十年,鲁悼公八年,卫敬公五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自己注重修身,也注意教育弟子修身。修身的主要方法是自省。曾子教育弟子说:“以正义为行为准则,白天从事事业,晚上自我反思,以这种态度坚持终身,就可称得上守护基业了。”又进一步说:“君子思慕仁德和正义,白天从事事业忘记吃饭,晚上自我反省忘记睡眠,以此锻炼自身,就可说守住基业了。”又说:“君子做小事如同做大事一样,理家如同做官一样,做事没有十全十美的,能不反思自省吗!”  “君子应怀着担忧害怕的心情去修养自己,远离财色,不说没根据的话。”

修身在于严于律己,曾子说:“自己说的话,要能够得到后人的宣扬:自己做的事,要能够成为后人的榜样。”“君子谨守其职却不嫌劳苦,环境安适却不懈怠,待人谦逊却不献媚,宽厚却不放纵,给人好处并不吝啬,正直而不求捷径,就可说是懂得道理了。”出了问题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共同出游而不被人喜爱,一定是自己没有仁爱别人:与人交往而不被人尊敬,一定是自己没有敬重别人:面临财物而不被人信任,一定是自己没有信任别人,这三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亡,为什么埋怨别人呢?埋怨别人是词穷的表现,埋怨上天是没有知识的表现。过失在于白己反而在别人身上找原因,难道不是太迂腐了吗?”

发现过错就要改正。曾子说“有错不能改,是懈怠的表现做事半途而废,应感到羞愧羡慕好人而不去结交,是甘愿辱没自己;’不知道还不问,是固执行为;解说事理不能服人,是自己知识贫乏喜怒无常,那是迷乱;说到不做,那是欺骗;不是自己做的事而据为已有,那是狡诈;拿道听途说的话来文饰自己的言论,那是内心空虚;对人没有益处而领取丰厚的待遇,如同盗窃:好说繁琐的话,是制造混乱:对杀人也不忧伤,那是太狠毒了。”“君子纠正过错,不仅仅修饰他的文词就算完结。要真诚地发自内心,表现于容貌,他爱自己越深,他更改的也越快,就象追赶野兔一样只怕赶不上,所以只能推进事业不能减退功力。”

48岁,公元前458年,周贞定王十一年,鲁悼公九年,卫敬公六年。

曾子在卫国。

曾子教育弟子修身要做到“慎矿”,即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一定要谨慎。他说:“弟子们不要说‘没有人会知道我’,鄙陋浅薄的男女相会于墙背面的隐蔽处,可说得上隐密了,明天就有人宣扬他们说的话。”“眼神是内心的浮现,言论是行动的表示,内心有活动,在外就有表现。”“以其显现的,就能看到其隐蔽的。”“内心的真实情况—定会表现在外表上,所以君子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也一定要谨慎。”“就像十只眼睛注视着,十只手指点着,难道还不严厉吗?”“因此读书人要坚持仁爱和正义明着做事,不坚实的事情,为什么别人会不知道呢。”

49岁,公元前457年,周定王十二年,鲁悼公十年,卫敬公七年。

曾子在卫国。

讲到结交朋友,曾子说:“应该与能帮助自己成就才能的人交朋友,疏远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人。”“结交有孝道的人,远离欺上不孝的人。”“面对没有仁爱之心的人,即使没有朋友,我也不亲近他。”曾子特别指出有几种人不能交往:“交往的人很多但没有亲近的,学习的范围很广但没有一定的方法,喜欢的事很多但没有办成的,君子不与这样的人交往。”“广泛地学习却不去实行,进取成功却不能礼让,爱好正直却又太急躁,行为有节制而对下又太严厉,君子不与这样的人交往。”“没有骨气又不知道耻辱,强暴又不知道害怕,好凶猛而对人又残忍,君子不与这样的人交往。”“急于达到目的而不坚持操守,喜欢好名声而又不行动,一愤怒就做坏事,卑躬屈膝、花言巧语又不知礼,君子不与这样的人交往。”

齐国田成子聘请曾子去齐国辅政,遭曾子拒绝。

50岁,公元前456年,周贞定王十三年,鲁悼公十一年,卫敬公八年。

曾子在卫国。

楚惠王为强化楚国的力量,认为曾子是个人才,便决定聘请曾子去做楚国的令尹国知伯专政,为了巩固自己的力量,也聘请曾子去做上卿,曾子都推辞了。

曾子说:“国家有德政,那么君子就高高兴兴地上下交往而志同:天下没有德政,那么平常的主张也不要改变,诸侯不听从自己的主张,就不要贸然进入他的疆土;虽然听取自己的主张但没有好德行,就不登上他的朝堂。”“凡是行为不符合道义的人,自己就不去服事;凡是没有仁德的人,自己就不把他作为长官。”“国家有德政就像大鸟疾飞那样奔去,国家没有德政就像大鸟疾飞那样离开.这样就叫做义。”

这一年,曾子应家乡父老乡亲的要求,从卫国回到家乡南武城,继续设教讲学。

第五节  倾心传道

51岁,公元前455年,周贞定王十四年,鲁悼公十二年。

曾子在南武城。

继续设教讲学,宣扬以仁为本。他说:“君子认为仁德最为尊贵。富有天下四海之内,叫做富有吗?只有拥有仁德才叫富有:贵为帝王天子,叫做尊贵吗?只有拥有仁德才叫尊贵。从前,舜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广阔的国土却归他所有,众多的百姓都宋归顺,舜只是靠仁德才得到这些。所以君子想要得到富贵,必须在仁德上下功夫。过去,伯夷、叔齐死在田野沟畔,他们的仁德却闻名天下。他们两个居住在黄河、济水之间的首阳山下,没有广阔的国土,也没丰富的财物粮食,但他们所说的话人们却作为法令章程,他们的所作所为成为天下人的榜样。”“所以君子不因为贫穷而愁闷,不因为地位低下而不安,不因为不被人了解而忧虑,虽然粗布衣服不完整,粗茶淡饭不得饱,住处是草门土室陋窗,但每天仍孜孜不倦地推崇仁德,别人了解自己不欣喜,别人不了解自己也不烦恼。”

52岁,公元前454年,周贞定王十五年,鲁悼公十三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不仅孝敬自己的亲生父母,对后母也极尽孝道。曾子的后母对待曾子虽没有恩情,曾子对她的供养却从不减少。有一次,他的妻子为后母蒸梨吃而没有蒸熟,曾子就把妻子休弃了。有人说:“这不属于休妻的七种理由啊尸曾子说:“蒸梨是小事,我让她蒸熟;她却不听从我的差遣,何况是大事呢?”后由于后母的讲情,才由儿子曾元把他的母亲接回来。

53岁,公元前453年,周贞定王十六年,鲁悼公十四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强调孝的重要地位,他诜“孝是天下最主要最根本的法则。把它立置便顶天立地,把它横放便横盖四海,把它延续到后世便没有一朝一夕不存在,推行到东海能够成为准则,推行到西海能够成为准则,推行到南海能够成为准则,推行到北海能够成为准则。”

曾子说:“身体是父母给予的,用父母给予的身体去做事,能不恭敬吗,所以平时起居不端庄,不是孝:为国君做事不忠心,不是孝:担任官职不敬业,不是孝:对待朋友不诚实,不是孝:参加战斗不勇敢,不是孝。这五个方面做不到,伤害到自身,怎能不恭敬呢!因此,烹调鲜美的食物,品尝后奉献给父母,这不是孝,是供养。君子所说的孝,是让一国的人都称赞羡慕,说,‘真幸运啊!有这样好的儿子’。这是所说的孝,人类根本的教化是孝道,能够给予父母衣食财物叫做供养。供养父母是可以做到的,但尊敬父母就难做到了;尊敬父母是可以做到的,但使父母安乐就难做到了,使父母一时安乐是可以做到的,但长时间使父母安乐就难以做到了:长时间使父母安乐也是能够做到的,但父母去世后终生行孝就难做到了。父母即使已经去世,自己也要慎重行事,不给父母留下坏名声,可以说是终生行孝了。所谓仁,就是要仁爱这样的孝;所谓义,就是要适合这样的孝:所谓忠,就是内心时刻想着这样的孝;所谓信,就是要诚实于这样的孝:所谓礼,就是要履行好这样的孝;所谓做事,就是要先做到这样的孝;所谓尽力,就是要尽力于这样的孝。欢乐是顺着这样的孝而产生的,刑罚是违反这样的孝而兴起的。”

54岁,公元前.452年,周贞定王十七年,鲁悼公十五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教育弟子行孝就要守身,守身才能守志。他说:“孝子不攀登高的地方,不走危险的地方,深的地方也不要靠近,刁;随便说笑,不随便指责别人。在幽暗的地方不答应为人做事,从高处向下看不指指画画,这样做就不会出现差错了。孝子要远离坏话,不说没有根据的话,多说赞美的话,所以想说坏话的开不了口,气愤不满的话涉及不到自己。”“君子每一抬脚都不敢忘记父母,每一说话都不敢忘记父母。一抬脚不敢忘记父母,所以走大路而不走小路,渡河乘船而不游水,不敢拿父母给留下的身体去冒险。一说话不敢忘记父母,所以不好的话不能说,愤怒的话不能涉及自己。这样不辱没自己,才不会让父母担忧,就可以说是孝了。”

55岁,公元前451年,周贞定王十八年,鲁悼公十六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说:“孝子奉养父母,要使他们心里快乐,不违背他们的心意,使他们耳目愉悦,寝处安适舒服,在他们的饮食上尽心地调养。孝子要这样做到身体的终结。这里所说的“终结”,并不是指父母身体的终结,而是指孝子自身的一生。因此,父母所喜爱的,自己也要喜爱;父母所敬重的,自己也要敬重:就是他们喜爱的狗马都一样,而何况对于人呢!”

曾子说:“奉养父母有五种方法:使住室美好,床铺安适,饮食干净,是奉养身体的方法:置办各种颜色,涂染各种色彩,布置各色花纹,这是奉养眼睛的方法;校正六律,和谐五声,聚集八类乐器,这是奉养耳朵的方法;烧制各类饭食,烹煮各种畜肉,调和蒸炒配制,这是奉养嘴巴的方法面色温和,说话愉悦,进退恭敬,这是顺应父母意志的方法。这五种方法交替奉上并且忠厚地奉行,可以说是善于奉养父母了。”

56岁,公元前450年,周贞定王十九年,鲁悼公十七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教育弟子要顺应父母的意志,继承父母的遗志。他说:“孝子侍奉父母,心情平静地等待使唤”,“孝子使唤人,不敢过分,行动不敢自己作主”:“孝子没有自己单独的快乐,父母的忧愁就是自己的忧愁,父母的快乐就是自己的快乐”,“父母喜爱的自己也喜爱,父母敬重的自己也敬重”:“父母喜爱自己,高兴而不忘记:父母讨厌自己,戒惧而不怨恨:父母有过错,劝谏而不违抗”;“父亲去世三年之内,不敢改变父亲的主张,还要能服事父亲的朋友”;“父母让生存的,儿子就不敢杀掉;父母设置的,儿子就不敢废除:父母保全的,儿子就不敢损害”。

曾子的后母去世,曾子在家守丧。子张死了,曾子就穿着齐哀丧服前去哭子张。有人议“有齐哀丧服的人不可以再去吊丧。”曾子说:“我是去慰问死者的亲属吗?我是去哭子张,不是去慰问活着的人。”

57岁,公元前449年,周贞定玉二十年,鲁悼公十八年。

曾子在南武城为后母守丧。

曾子的弟子子思到卫国去做官。曾子说:“君子做官就能得到显贵,引退就能静养。难道看重的是他的显贵吗?看重的是他对国家有功:难道看重的是他的静养吗?看重的是他能坚持操守。”“君子做官就要能增加国君的声誉,并能减少百姓的忧愁:如果自己的意志得不到国君的理解,就不要安居高位,不去讨取丰厚的俸禄,就是干农活当普通百姓也要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挨冻受饿也要坚持仁爱,这就是君子的义。”

58岁,公元前448年,周贞定王二十一年,鲁悼公十九年。

曾子在南武城为后母守丧。

父母有了过错或不合义理的行为应该怎样办?曾子说:“卿大夫行孝,用美好的德行纠正父母的过错,使他们都成为有道德的人:士行孝,预先理解父母的意图,规劝他们不犯过错而后听从他们的使唤:普通百姓行孝,力所能及地准备好饭菜奉养父母。”“对父母行孝,在世的时候,用道义辅助他们不犯过锚去世以后,以悲痛的心情亲自为他们治丧,以恭敬的态度亲自祭祀他们,做到这些就是一个完全的孝子了。”

曾子的儿子曾申问曾子:“为父母去世痛哭,有一定的声音吗?”曾子说:“就像小孩半路上找不到母亲,哪里有什么一定的哭声!”

59岁,公元前447岁,周贞定王二十二年,鲁悼公二十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的弟子单居离问曾子,说:“服事父母有一定的原则吗?”

曾子回答说:“有。热爱并且尊敬。父母的行为,如果合乎道义就顺从,如果不合乎道义就劝谏,劝谏而不采纳,父母的过错应当看作是自己的过错。父母有过错顺从而不劝谏,不是孝;劝谏不听就不再顺从,也不是孝。孝子的劝谏,只表达正确的意见而不可与父母争辩。与父母争辩,不安定就会因此而引起。孝子因为善于应变,所以父母才乐意。至于坐着像代表死者受祭的尸那样端庄,站着像准备祭祀那样严肃,不问就不说话,说话就面色庄重,这是父母应该做好的,不能作为做儿子的原则。”

单居离又问:“服事兄长有一定的原则吗?”

曾子回答:“有。似尊敬的态度对待他并把他作为自己的榜样,像对待长者那样听从他的教导。兄长的行为合乎道义就以长者对待,如果不合乎道义就为他忧心。内心为他忧虑而不表露于外,就是轻易地放过他的过错:外表显露出忧心的样子而内心不忧虑,就是疏远了他。因此,君子为兄长的过错既要忧虑于内心,也要把忱虑显露于外表。”

单居离继续问:“使唤弟弟有一定的原则吗?”

曾子回答:“有。为弟弟加冠和婚娶这类好事不错过时机,弟弟行为如果合乎道义,就以正常对待弟弟的原则对待他;弟弟的行为如果不合乎道义,就拿对待兄长的态度对待他,对他尽到对待兄长的道义他仍不可教化,这样就暂且不去管他。”

曾子说:“礼是用于大人的,不可过早地用于小孩,小孩的礼仪:吃饭让年长者先吃,出力的事不退让,受了屈辱也不往外说,参加酒场不要喝醉,和谐地跟着年长者唱歌不要露出哀伤的声音。在敬爱兄长方面,不横坐,不轻率地越过兄长,不干使兄长脸色不快活的事,快步如飞地围着哥哥周转,俯首敬慕地听从兄长的使唤而不露出疲倦的脸色,未成年的孩子,在敬爱兄长方面能做到这些就可以了。”

曾子的妻子公羊氏去世约在这一年。

60岁,公元前446年,周贞定王二十三年,鲁悼公二十一年。

曾子在南武城。

子夏死了儿子,哭瞎了眼睛。曾子去卫国西河慰问他,说:“我听说,朋友眼睛失明就应该为他哭泣。”曾子哭,子夏也哭。子夏说:“天啊!我没有罪过啊!”曾子生气他说:“卜商!你怎么没有罪过呢?我和你过去在洙水、泗水之间事奉老师,离开老师后在西河边养老,使西河的百姓把你比作孔子,这是你的第一条罪过,你父母去世,没有让百姓知道丧礼的知识。这是你的第二条罪过。儿子死了.就哭瞎了眼睛,这是你的第三条罪过。怎么还说你没有罪过呢?”子夏扔掉自己的手杖下拜说:“我错了,我错了!我离开大家单独居住,时间也太长久了啊!”

61岁,公元前445年。周贞定王—二十四年,鲁悼公二十二年。

曾子在南武城。

鲁国名士黔娄去世了,曾子和他的弟子前去吊丧。黔娄的妻子迎出大门,曾子向她表示慰问。曾:子和他的弟子走进前室,看到黔娄的尸体躺在窗下,头枕砖坯,下铺禾杆,穿的破絮袍子没有完整的表面,盖着麻布被,头脚不能全遮住。盖住头就露出脚,盖住脚就露出头。曾子说:“斜着拉一下被子就全盖住了。”黔娄的妻子说,“斜着有剩余,不如正着不够用。先生活着的时候做事从不偏斜,死后却让他偏斜。这大概不符合先生的意愿吧!”曾子不能回答,于是哭着说:“啊呀!先生的死,用什么谥号呢?”黔娄的妻子回答:“用‘康’字作谥号。”曾子说:“先生活着的时候,饭不能吃饱,衣不能遮体、死后手脚都不能覆盖,身旁没有祭祀的酒肉,活着没有享受到美好的东西,死后也没有得到荣华,还有什么安乐可言而用‘康’作谥号呢?”黔娄的妻子说:“先生生前,国君曾想授给他政务让他担任国相,他推辞不去任职,这是尊贵有余吧;国君曾赐给他三千钟粟,他推辞不去接受,这是财富有余吧。先生他这个人,甘愿吃天下最淡薄的饭食,安心居天下最低的地位,不为贫贱表现出忧惧的样子,不为富贵表现出喜乐的样子,他追求仁爱就得到了仁爱,他追求正义就得到了正义,把他的谥号定为‘康’,不是很合适吗?”曾子说:“有这样高尚的丈夫,就有这样高尚的妻子啊。”

62岁,公元前444年,周贞定王二十五年,鲁悼公二十三年。

曾子把孝与从政联系起来,他说:“能够侍奉好父亲就可以事奉奸君主,能服事好兄长就可以事奉好老师和长辈;使唤儿子如同使唤臣下,使唤弟弟如同使唤嫡长子:能获得朋友的人,也能获得一同从政的同事,赏赐自己的妻妾,就如同国家给人庆赏;忿恨自己的奴仆,就如同惩罚民众。所以学好治事本领必须从自己家里开始,自己家里人怨恨你。那么你也没有能力把国民治理好。”又说:“虽然还没有入朝侍奉君主但可以知道他能成为一个忠臣,这种情况是对孝子说的:虽然还未遇到官长但可以知道他能成为一个顺从的下属,这种情况是对尊敬兄长的弟弟说的:虽然还没有任职治事但可以知道他能成为一个称职的官吏,这种情况是对首先治理好家庭的人说的。所以说,凡是孝顺父母的人就能侍奉好君主,凡是尊敬兄长的人就能侍奉好官长。君子既能孝顺父母又能敬爱兄长,就可知道他终生的作为了。”他还说:“孝子的言论是能够得到传播的,孝子的行为是能够看得见的。言论能够传播,所以远处的人喜欢;孝行能够看见,所以近处的人喜爱。近处的人喜爱就亲近,远处的人喜欢就来归附。使近处的亲近,远处的归附,是孝子的宗旨。”

怎样把孝道原则用于治国呢?曾子说:“先王之所以能够治理天下的原因有五个方面:尊重有道德的人,尊重地位高的人,尊重年老的人,敬爱长辈,慈爱幼小。这五个方面就是先王用宋安定天下的做法。所以尊重有道德的人,是因为他们接近于圣贤;所以尊重地位高的人,是因为他们接近于国君;所以尊重年老的人,是因为他们近似于父母:所以尊重长辈,是因为他们近似于兄长;所以慈爱幼小,是因为他们近似于弟妹。”用处理好家庭关系的方法宋治理国家,把尊重人爱护人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上曾子的孙子曾西约生于这一年。

63岁,公元前443年,周贞定王二十六年,鲁悼公二十四年。

曾子在南武城。

曾子妻子公羊氏去世已过三年,曾元请求曾子再娶。曾子对儿子曾元说:“殷王武丁因为后妻而杀害了儿子孝己,名相尹吉甫因为后妻而流放了儿子伯奇。我比上不如武丁,比中不如尹吉甫,哪能知道不会出现差错呢?”终身没有再娶。

曾子迁居鲁城继续设教讲学,曾元入鲁为官。

64岁,公元前442年,周贞定王二十七年,鲁悼公二十五年。

曾子在鲁城。

曾子弟子学生行孝要落脚在立身上,即通过成就事业使父母永远受到尊敬。他说:“孝有三个等级,最高的孝是能使父母受到尊敬,其次是不辱没父母的名声,最下等的是能够供养父母。”又说:“孝有三个等级,大孝是永无竭尽地孝敬父母,中孝是用功劳孝敬父母,小孝是用力气孝敬父母。广泛地教化百姓并使百姓富足,就能使父母永远受到尊敬,可以说是永无竭尽地孝敬父母了;尊崇仁爱并乐于行义,就能够建功立业使父母受到尊敬,可以说是用功劳孝敬父母了;对父母孝敬奉养不顾耕作的劳累,可以说是尽力气孝敬父母。”

65岁,公元前441年,周贞定王二十八年,鲁悼公二十六年。

曾子在鲁城。

曾子注重礼,但已把维护等级名分的礼制演化为待人恭敬礼貌之“礼”。他说:“德行是按礼仪行事的意思。礼是尊敬地位高的人,孝顺老年人,慈爱年幼的人,友爱比自己年龄小的人,施恩惠于贫贱的人。这样的礼,做到它就是有德行,树立于天下就是正义。当今所谓能行的人,冒犯尊长,危害百姓,横行霸道,这样的人在天下混乱的时候能够随心所欲,如果天下太平,那他就是法官辑拿惩治的对象。因此君子不崇尚不走正道的人,而崇尚有羞愧心的人。”

曾子的弟子公孟子高进见颛孙子莫,说:“冒昧地问,君子怎样才算做到有礼呢?”颛孙子莫说:“去掉那外表的严厉和内里的虚弱,以及神色相称却不用心,去掉这三条就可以了。”公孟子高没有明白,把这话告诉了曾子。曾子显出恭谨的样子,过了片刻才说:“这是多么重要的话叼!外表严厉必然内里损伤,神色相称却不用心的人必定被人驱使。因此,君子德行圆满却不显露在容貌上,知识渊博却不与人争辩,这样即使出现没有想到的事也不会被愚弄。”

周贞定王去世,其长子去疾被立为王,这就是哀王。哀王立三个月,其弟叔杀哀王自立,称思王。思王立五个月,其少弟嵬攻杀思王而自立,这就是周考王。

66岁,公元前440年,周考王元年,鲁悼公二十七年。

曾子在鲁城。

曾子教育弟子立身重在讲气节。他说:“以曲意奉迎得到的高贵不如贫穷有个奸名声,屈辱地活着不如光荣地死去。耻辱可以避开,就避开它算了,到了不可避开的时候,君子就要视死如归。”“君子说话和做事都要正直,不靠花言巧语求取财富,不靠卑躬屈膝求取禄位。”“君子不靠向地位高的人乞求而得到宠爱,不靠亲近好名声的人而求取俸禄,要靠走正道而获得礼遇,要从相互喜爱的人中寻求朋友。即使敬服的人被驱逐,理智的人被杀掉,本来也没什么可怕:假如卑躬屈膝去做不理智的事,那就不是君子的行为。”“国家没有德政,遵循道义行事而横死在道路上,手足四肢得不到掩盖,……那么这不是君子的过错,而是君主的耻辱。”“君子不靠向富贵的人谄媚来谋求自己的欢乐,不靠欺凌贫贱的人来提高自己的地位。”

有人问:“有避开现实社会而坚守道义的君子吗?”曾子回答说“有仁德的人被怀疑,行为端正的人不被接纳,谨慎的人不被任用,正直的人处在受处罚的危险之中,不离开就必然被治罪。因此君子就置身于高山之上,深泽之洼,采集野果野菜作为食物,或靠耕种庄稼谋生,就这样老死在有十户人家居住的地方。正因为此,从前大禹坐车行路,见到五对耕田的人就低头抚轼表示敬意,经过有十户人家居住的地方就下车步行,这是对有道德的人表示问候。”

67岁,公元前439年,周考王二年,鲁悼公二十八年。

曾子在鲁城。

孟孙氏任命曾子的弟子阳肤做法官,阳肤向曾子请教。曾子说:“在上位的人不按正道行事,民心离散已经很久了。如果了解了罪犯的真实情况,就应该怜悯他而不应该居功自喜。”

子思从卫国返回鲁国看望曾子。曾子对子思说:“从前,我跟随老师周游于各诸侯国,老师不曾丢掉做臣下的礼节,而先王的礼法还不能推行。如今我看你有傲慢国君的意思,岂不是不合乎礼法吗?”子思说:“时代改变了,世事不同了,各个时代有各个时代相适应的做法。在我祖父的时候,周朝的制度虽然已遭到破坏,但君臣还各在原来的位置上,仍保持着上下的关系,像一个整体。想推行先王之道,不按礼节去寻求,就不能被接纳。当今天下的诸侯,正欲用实力相竞争,竞相召请英雄,用来作自己的助手。这是得到贤能的人就昌盛,失去贤能的人就灭亡的年代。到这个时候,不抬高我自己,别人就会贬低我;不尊贵我自己,别人就会轻视我。舜和禹以礼相禅让,商汤王和周武王用兵相争夺,不是他们故意相违背,而是时代不同了。”

曾子告诉于思说:“要委屈。自身来伸展真理啊,坚持高尚的志气而不怕贫贱!”子思说:“真理得到伸展,也是我的愿望。但是,当今天厂的王侯哪个能做到呢?与其委屈自己宋求得高贵,不如坚持高尚的志气而贫贱。委屈自己求取富贵就会被人控制,坚持高尚的志气而贫贱就不愧于真理。”

68岁,公元前438年,周考王三年,鲁悼公二十九年。

曾子在鲁城。

曾子形成了自己的自然天道观。有一次,曾子的弟子单居离问曾子“有人说天是圆的,地是方的,是这样吗?”曾子说:“上天所化生的事物先从上边开始,大地所化生的事物先从下边开始。从上边开始的叫做圆,从下边开始的叫做方。如果真的上天是圆的而大地是方的,那么大地的四个角就得不到覆盖了。我曾听孔子说过:天的事理叫做圆,地的事理叫做方,方幽暗,圆明亮。明亮的是发出形成万物的原始物质发出气的,因此它的光在外幽暗的是容纳气的,因此它的光在内。所以火和太阳的光在外,金和水的光在内。发出气的给予,容纳气的化生,这就是阳性的给予而阴性的化生。阳性原始物质的精华是神,阴性原始物质的精华是灵。神、灵是人类和万物的根本,是礼乐仁义的初祖,人性的善与不善,社会的安定与动乱也由此而产生。阴气和阳气平静地在各自的位置—卜就平静,一方偏强就会刮风,双方都强就会打雷,二者交会过急就有闪电,阴阳职能发生错乱就会起雾,双方和谐相会就会—F雨。阳气胜过阴气就会散布为雨露,阴气胜过阳气就凝结成霜雪。阳气单独在雨就会转为冰雹,阴气单独在雨就会转为霰粒,霰粒和冰雹是单独一气所化生的。”

曾子又说:“兽类动物长毛以后才能生存,鸟类动物长全羽毛以后才能生存,兽类和鸟类动物是阳气所化生的。龟科动物长有甲壳以后才能生存,鱼龙一类动物长满鳞片以后才能生存,龟、鱼、龙一类动物是阴气所化生的。只有人没有毛、羽、鳞、甲就能生存,人是阴阳两气的精华。兽类的精华是麒麟,鸟类的精华是凤凰,龟科动物的精华是龟,鱼龙类动物的精华是龙,人类的精华是圣人。龙不借助风力就不能腾空,龟甲不用火烧灼就显示不出卜兆,这都需要阴气和阳气的交合。麟、凤、龟、龙这四种动物,之所以都被圣人所役使,是因为圣人是天地的主管人,是山川的主管人,是四方百物的主管人,是祭祀祖先的主管人。圣人谨慎地遵循不同时节气候变化的规律,以便考察日月星辰运行的轨道,用宋排列春夏秋冬四时季节时令的顺逆次序,称之为历法;截取十::根竹管,用来标定八种乐器声音的高低清浊,称之为音律。音律属于阴性却用宋治理阳性的事物,历法属于阳性却用来治理阴性的事物,音律和历法交相治理,它们之间严密地容不下一根头发。圣人设立吉、凶、军、宾、嘉五种礼制作为老百姓的准则,制定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五种丧服用来区别血缘远近,和谐乐器的宫、商、角、徵、羽五音用宋启迪民间风气,配制酸、甜、苦、辣、咸五味调料以口味的异同来辩察民情,考定青、红、白、黑、黄五种颜色的方位,确定黍、稷、麻、麦、菽五种农作物的名称,按贵贱排列使用牛、羊、猪、狗、鸡五牲进行祭祀的先后次序。这就是所说的阴阳是人类和万物的根本,是礼乐的初祖,是人性的善与恶。社会的安定与动乱产生的根源。

69岁,公元前437年,周考王四年,鲁悼公三十年。

曾子在鲁城。

卫国人吴起来就学。吴起是个猜疑残忍的人。他年轻的时候,家中积有千金,他外出求官没有成功,于是毁掉自己的家财,乡里的人嘲笑他,吴起杀害诽谤他的人三十多个,自东走出卫国都城的外城门。远行前与母亲诀别,咬破手臂盟誓说:“吴起如果不担任卿相,就不再进入卫国。”于是投奔曾子。过了不久,他的母亲去世,吴起却没有回家。曾子看不起这种做法,就与吴起断绝了关系。后来,吴起辅佐楚悼王实行变法,促进了楚国的富强。楚悼公死,被旧贵族杀死,变法失败。

第六节  得以正终

70岁,公元前436年,周考王五年,鲁悼公三十一年。

曾子在鲁城。

曾子感到自己年老了,将不久人世,不能再靠讲学传授孔子的思想了。那么,靠什么把老师的学说传授下去呢?他想到了著书立说,于是他组织弟子在他的指导下开始编写书籍。他们首先把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辑录起来,最后以子思为主编辑成《论语》。同时曾子认为自己也应有书,于是在乐正子春等学生协助下开始编写《曾子》一书,最后由乐正子春等定稿。他们还一起编写了《孝经》、《大学》、《主言》等书和篇章。由于曾子的去世,这些书大多由他的弟子完成。

《论语》是记载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一部书,成书于春秋战国之际。据专家考证,《论语》是由曾子首先倡导并主持编辑,他的弟子子思、乐正子春等最后成书的。它涉及哲学、政治、经济、教育、文艺等诸多方面,内容丰富,集中反映了孔子的思想,是儒家最主要的经典。

《曾子》是记载曾子言行的书。《汉书·艺文志》记有“《曾子》十八篇”,并注明“名参,孔子弟子”,隋、唐、宋诸飞志》均记有“《曾子》二卷”,可惜都已失传。《大戴礼记》有“曾子十篇”,据考证为原《曾子》一书的轶篇。在“曾子十篇”中,《曾子立事》、《曾子疾病》谈修身,《曾子本孝》、《曾子立孝》、《曾子大孝》、《曾子事父母》谈孝道,《曾子制言》(上、中、下)分别谈礼、仁、义等行为准则,《曾子天圆》谈宇宙观,比较系统地反映了曾子的思想。

《孝经》是阐发孝治思想的书,以孔子与曾子问答的方式写成。《孝经》分今文《孝经》和古文《孝经》。今文《孝经》据称出自汉初,古文《孝经》出孔氏壁中。《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曾子“孔子以为能通孝道,故授之业。作《孝经》。”《孝经》在中国思想史上有着不容忽视的地位,特别是西汉统治者宣扬“以孝治天下”之后,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它成为人们修身的必读书目之一。

《大学》本为《礼记》第四十二篇。朱熹把它重新编排整理,分为“经”一章,“传”十章。认为“经一章盖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其传十章,则曾子之意而门人记之也。”(关于《大学》的作者说法不一,还有的说是子思作,也有的说是汉代《诗》《书》博土杂集的。)并把它与《中庸》、《论语》、《孟子》合编为《四书》,从此《大学》成为儒家经典。“大学”一词是对学习基础知识和技能的小学而言,是大人之学。《大学》提出了“明明德、新民、止于至善”三条纲领和“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八个条目,系统地论述了修身治国的道理。

71岁,公元前435年,周考王六年,鲁悼公三十二年。

曾子在鲁城。

曾子在讲学、著书的操劳中病倒了。在重病中,他仍念念不忘教育弟子。他的弟子孟敬子去看望他,曾子说:“鸟快要死的时候,它的叫声是悲哀的;人快要死的时候,他说出的话是善意的。在上位的人应该重视的礼貌有三个方面:严肃自己的容貌,就可以避免别人的粗暴轻慢;端正自己的表现,就接近于诚实守信:说话注意用词和口气,就可以避免粗野和背理。至于祭祀和礼仪方面的事情,自有主管的官吏在那里。”他的弟子孟仪去问候他。曾子说:“鸟将要死的时候,必定有悲哀的叫声:君子到死亡的时候,必定有和顺的话语。礼仪有三条准则,你知道吗?”孟仪回答:“不知道。”曾子说:“坐下,我告诉你。君子遵循礼仪用来树立志向,那么思想上就不会出现贪欲:君子思考礼仪用宋成就品德,那么怠情轻慢的情况就不会发生;君广遵循礼仪用于仁义,那么忿争暴乱的言词就会远离。至于说到办理具体的礼仪事务,这是主管官吏的职责。君子即使不能够做到,也是可以的。”有一天,曾子召集弟子们到身边,对他们说:“看看我的脚,看看我的手!《诗经》说:‘小心谨慎多提防,好象站在深潭旁,好象走在薄冰上。’从今以后,我知道我的身体不会再受到损伤了!弟子们。”曾子认为,身体是父母留下的,保护好身体就是孝敬父母。曾子临终时让弟子们看看自己的手脚都保护得很好,是教育学生终生慎行,恪守孝道。

曾子临终时对自己的儿子更是谆谆教导。曾子的病情越来越重了,曾元抚摩着他的头,曾华握着他的脚。曾子说:“没有什么可说的啊!我没有颜渊的那些见解,告诉你们什么呢?然而,君子对于紧要的事情,临终都要有个交待啊!开花多而结果少,这是大自然中常有的现象,说的多做的少,这在人类中也是常有的现象。鹰隼认为高山低矮,加高后在上面筑巢居住,鱼鳖鼋鼍认为深潭太浅,深挖后在里面作穴居住,之所以终了被捕获,是因为贪食诱饵。因此,君子如果不为了谋求私利而去损害正义,那么有什么原因会遭到羞辱呢!父母不喜欢,不敢与外人交朋友;亲近的人不友爱,不敢寻求疏远的人相友爱;小事情没有弄明白,不敢谈论大事情。人的一生当中,有生病的时候,有小的时候,也有老的时候,所以君子要想到那些不能返回的事情而先去做。父母去世以后,你虽然想行孝,还有父母让你孝顺吗?自己年纪大了,虽然想对兄长敬爱,还有兄长让你敬爱吗?所以孝顺父母和敬爱兄长都有来不及的时候,大概就是说的这个吧!言论不离开实行,是言论有根本:行动不离开亲自去体验,是行动有根本。言论和行动都有根本,就能使自己的知识见闻得到丰富。君子尊重知识,就能够使德行高超明远把知识运用于实践,就能够使事业宽广宏伟。德行的高超明达,事业的宽广宏伟,不取决于别的,取决于意志的加强罢了。与君子交往,芳香就好象进了存放兰芷的房间,时间长了就闻不到它的香味了,这是与它同化了叼;与没有德行的人交往,腥臭就象走进存放鲍鱼的地方,时间长了就闻不到它的臭味了,这同样是与它同化了啊。因此,君子要慎重地选择他去成就事业的地方。”

曾子终生按礼制去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曾子卧病在床,病情很重。他的弟子乐正子春坐在床下,他的儿子曾元、曾申坐在脚旁。有一位童子拿着蜡烛靠边坐着。童子说:“真华丽明亮啊!这是大夫用的席子吧?”子春说:“别作声!”曾子听到了,现出惊讶的样子,嘘声道:“呼!”童子又说:“真华丽明亮啊!是大夫用的席子吧?”曾子说:“是的,这是大夫季孙送的。我不能换掉它了。元儿,你过来换掉这席子!”曾元说:“你老人家的病已经很危急了,不能再挪动。希望到了天亮,再让换掉它吧。”曾子说:“你爱我还不如那个童子。君子爱人是要成全别人的美德,小人爱人是无原则的宽容。我还有什么要求呢?我能够合乎规矩地死去,也就够了。”于是抬起曾子换掉席子,再放回去时,还未放妥,曾子就去世了。

曾子去世后葬南武城,即今山东省嘉祥县城南18公里南武山下。弟子们为其守墓三年。弟子沈犹行定居南武城。

曾子一生从事的主要事业是讲学。由于他教育得法,弟子中有成就者不乏其人。最著名的有子思、乐正子春、公明仪等人。子思是孔子的孙子,名仅。子思跟随曾子学习,颇得曾子真传,成为战国初期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是思孟学派的创始人。他先在鲁国收徒授业,中年一度居住卫国,后又到宋国。晚年返鲁,受到鲁穆公礼遇。著有《子思子》二十三篇,多亡佚。被后世尊为“述圣”。乐正子春与曾子一样以孝闻名,其母死,五天没有吃饭。乐正子春还以守信闻名。齐国攻打鲁国,讨要“谗鼎”,鲁国送去一个假的。齐国人说这是假的,鲁国人说是真的。齐国人说:“让乐正子春宋,我们相信他。’鲁国国君把乐正子春请来,乐正子春说:“为什么不把真的送去呢?”鲁国国君说:“我爱惜它。”乐正子春说:“我也爱惜自己的名声。”乐正子春也象曾子一样设教讲学。孔子之后,儒家分为八个支派,就是乐正氏之儒。公明仪具有鲜明的民本思想。他说:“厨房里有肥肉,马厩里有肥马,而百姓却面黄肌瘦,野外有饿死的尸骨,这是放任野兽去吃的人。”孟子对公明仪非常敬重,曾把孔子的做法与公明仪的话一块引用。一次,孟子的弟子周霄问孟子: “古代的君子做官吗?”孟子说; ‘做官。《传》文说: ‘孔子如果三个月没有事奉君主,就会心神不安,每次出国境必定带着拜见别国君主的礼物。’公明仪说:‘古代人如果三个月不被君主任用,就要去安慰他。’”曾子比较有名望的弟子还有单居离、公明高、公明宣、子襄、阳肤、沈犹行等人。

曾子上承孔子,下传子思,孟子又学于“子思之门人”。孟子把儒学发扬广大,到西汉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学成为国学、时至今日儒学文化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以致在全世界都有重大影响。曾子在儒学的形成和发展上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留言
回到顶部